“南美洲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

西蒙·玻利瓦尔(Simón Bolívar)为拉丁美洲独立而进行的长期斗争中最惊人的胜利发生在1819年,当时被称为“解放者”的他率领一支装备落后的部队越过几乎无法逾越安第斯山脉,对当地占有优势地位的西班牙部队发动了一次大胆的突然袭击。

正如记者兼作家玛丽·阿拉纳(Marie Arana)在传记《玻利瓦尔:美洲解放者》(Bolívar:American Liberator)中所写的那样,有勇有谋的玻利瓦尔对他的部下隐瞒了他的计划,率领部队在长达数英里的沼泽地和高度超过4000米的山峰之间跋涉。

尽管疟疾和黄热病使数百人患病,安第斯山脉的冷风撕破了他们破旧的衣服,部队中几乎所有的马和骡子都在行军中死去,但他的部下都受到玻利瓦尔超凡的个人魅力的感染,仍然对他不离不弃,没有一个人离开。

玻利瓦尔和他的战友们一起经历这些恶劣的环境,看起来比他那瘦削的(58公斤)的身体强壮得多。当剩下的士兵半裸着、饥饿地来到安第斯山脉的哥伦比亚一侧时,他们没有遇到西班牙军队的抵抗,因为没有一个理智的西班牙将军会相信这样的偷袭是可能的。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历史学名誉教授、《西蒙玻利瓦尔追求荣耀》一书的合著者理查德·斯莱塔(Richard Slatta)说:“这是一次像汉尼拔穿越阿尔卑斯山一样大胆的军事行动。”

几天之内,玻利瓦尔集结了哥伦比亚各地方的增援部队,并休整了一段时间,为即将到来的战斗作准备。7月25日,玻利瓦尔和他的军队在潘塔诺·德瓦尔加斯(Pantano de Vargas)战役中向全副武装的西班牙人发起进攻。解放者军队中的拉内罗斯人(llaneros),一个南美洲牧民部落,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用砍刀和长矛袭击西班牙人。

接下来是决定性的博约卡战役(Boyocá),玻利瓦尔和他的军队轻而易举地赢得了胜利。西班牙将领们被解放者的游击战术和“战争至死”的誓言吓坏了,他们开始失去勇气,对拉丁美洲殖民地失去了铁腕控制,并在几年彻底失去对南美洲的统治。

虽然在同时南美洲还有同样的革命者,但玻利瓦尔显然是19世纪南美解放运动的催化剂和领军人物,他发起革命为六个拉丁美洲国家赢得了独立: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拿马、秘鲁,还有玻利维亚,一个以解放者本人命名的国家。

“在大革命时代,玻利瓦尔是南半球发生的事件中最关键的人物,”乔治亚大学名誉历史教授莱斯特·兰利(Lester Langley)说。

“南美洲的乔治·华盛顿”?

在独立战争中帮助美国的法国军官拉斐特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非常钦佩玻利瓦尔,并称他为“南美洲的乔治华盛顿”。华盛顿甚至送给玻利瓦尔一枚包含他的一缕头发的徽章,玻利瓦尔很珍惜。

玻利瓦尔和华盛顿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都来自贵族家庭,他们都是英勇的军事领袖,都被称为他们国家的“国父”。但相似之处就到此为止了。

“当涉及到政治理念时,我发现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人,”斯拉塔介绍说,“华盛顿在军事和政治上都很谨慎,而玻利瓦尔则更加冲动和反复无常。他们两人都有机会成为国王,但华盛顿拒绝了,最后玻利瓦尔却变成了一个独裁者。”

兰利同意这一观点,他认为玻利瓦尔和华盛顿作为军事领袖取得的成绩旗鼓相当,但除此之外,他们作为政治家以后的所作所为却有很大不同。

兰利说:“玻利瓦尔失败的地方,就是他退役后作为政治家的职业生涯。”

从有钱的鳏夫到革命家

玻利瓦尔1783年出生于委内瑞拉一个富有的矿主家庭,西班牙裔。在他10岁之前就成了孤儿,年轻的玻利瓦尔在16岁时被送到西班牙,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

在马德里,玻利瓦尔坠入爱河,并与西班牙贵族的女儿玛丽亚·特雷莎(Maria Teresa)结婚,但就在他们在委内瑞拉建立家庭一年后,他的年轻新娘就死于黄热病。玻利瓦尔19岁时变成了鳏夫,虽然以后他有很多情妇,但他再也没有结婚。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如果玛丽亚·特蕾莎还活着,玻利瓦尔就会安顿下来,过上西班牙地主的舒适生活。结果伤心欲绝的玻利瓦尔回到欧洲,希望为空虚的心灵寻找寄托,在巴黎,他接触到了洛克、卢梭和伏尔泰等启蒙思想家的革命思想。

那一年是1804年,美国和法国都已经赢得了独立,并建立了新的宪政形式。玻利瓦尔开始相信,西班牙统治的南美洲殖民地理应享有同样的自治自由,他是点燃革命之火的人。

回到委内瑞拉后,玻利瓦尔陷入了南美洲复杂利益纷争之中,这些利益在争夺从西班牙独立出来的权利。玻利瓦尔和他的同胞成功地两次将西班牙人从委内瑞拉驱逐出去,建立了短暂的委内瑞拉第一和第二共和国。

但当最初的自治尝试失败后,玻利瓦尔逃到了牙买加,在那里他写了《牙买加宪章》(cartadejamaica),这是一封请求英国援助的请求,他在信中阐述了他对从墨西哥到智利的统一拉丁美洲的设想。

“把我们和西班牙链接在一起的纽带已经被割裂了,”玻利瓦尔写道,丝毫没有被他所遭受的磨难所吓倒,“一个热爱自由的民族终将获得自由。”

解放者废除奴隶制度

当英国拒绝支持玻利瓦尔时,他转而求助于海地,后者于1804年从法国获得独立。海地总统亚历山大·佩蒂翁(Alexandre Pétion)向玻利瓦尔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金钱,以换取一个承诺:玻利瓦尔必须在他解放的每一个西班牙殖民地废除奴隶制。

阿拉纳认为这一刻是一个转折点。她解释说,拉美独立战争的开始就像北美的革命战争一样,都是由厌倦了向外国殖民者纳税的富有白人发起的。“但是只有他们的革命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阿拉纳在采访中说,“玻利瓦尔深知这一点,他必须解放奴隶,让所有种族都站在他一边。就他而言,敌人是西班牙,每一种肤色的人都是需要团结起来对抗敌人的力量。”

大哥伦比亚和大崩溃

和华盛顿一样,玻利瓦尔从早期的失败中吸取教训,第三次革命尝试就是魅力。就在那时,他在安第斯山脉上完成了伟大的进入哥伦比亚的军事行动,并开始一个一个地推翻南美洲北部的西班牙傀儡政府。

玻利瓦尔被任命为大哥伦比亚的总统,大哥伦比亚是一个新成立的国家,包括现代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巴拿马的大部分地区。他对统一拉丁美洲的设想正在形成。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利用自己日益增长的政治权力夺取了秘鲁的控制权,并建立了玻利维亚这个新的国家。玻利瓦尔争辩说,人民还没有“准备好”一个真正的共和政府,玻利瓦尔把自己塑造成解放者,事实上的独裁者。

“玻利瓦尔一定很有魅力。”斯莱塔说有很多记录显示,他在西班牙的敌人和政敌也有很多支持者。“他的魅力使他走了很长的路。”

1826年,玻利瓦尔召开了历史性的巴拿马大会,来自墨西哥、中美洲和他自己的大哥伦比亚的代表聚集在一起,签署了一项针对西班牙及其盟国的共同防御条约。

但在国内,形势很快就开始分崩离析。玻利瓦尔的政敌和前军事同盟密谋推翻他。“从长期来看,玻利瓦尔在争取拉丁美洲统一的斗争中失败了,”斯拉塔说,“大哥伦比亚分裂成了六个国家。”

玻利瓦尔的政治遗产

与华盛顿不同的是,玻利瓦尔失败了。1830年,玻利瓦尔被剥夺了他的全部职位,并被放逐,当他死于肺结核时,在当时的委内瑞拉,甚至连提到他的名字都是非法的。

斯拉塔说,这一直延续到19世纪70年代,当时委内瑞拉新一代精英开始寻找政治象征,以凝聚支持者支持他们的事业。斯拉塔认为19世纪末委内瑞拉总统安东尼奥·古兹曼·布兰科(Antonio Guzmán Blanco)复兴了“玻利瓦尔崇拜”。

古兹曼·布兰科创造了现代委内瑞拉货币,并将其命名为玻利瓦尔,他还建立了委内瑞拉国家万神殿,并将玻利瓦尔的遗骸重新安置在其英雄殿堂中。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renwen/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