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香肉的历史

有句英文的俗谚说: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但世界上有很多吃香肉的民族,不过欧洲跟美国人总认为吃香肉是野蛮而不人道(狗道?)的。 1912年挪威探险家Roald Amundsen在他的首次南极探索中,由于携带的粮食不够,不得不吃了拖雪橇的狗。 Roald说香肉还不错吃,但也强调要吃自己的狗实在是非常难过的决定。

撇开现代人把狗当作心肝宝贝般疼,还因为这样造成这几年兽医大热门不说,我们的老祖宗是否也会把狗当食物呢?最近的考古发现显示了,美洲的原住民吃香肉的历史,远在九千年前就开始了。

奥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分析了在德州洞穴里的九千年前的人类粪便,在里面发现了狗的枕骨髁(the occipital condyle,位于头后方靠近脊椎第一节的骨头,如图。髁音科)。

这个枕骨髁经过比对以后,发现它应该和新墨西哥州的原生狗类是同种,进一步的粒线体DNA比对也证明这块骨头是属于美洲的原生狗类的骨头。这位年代久远的苦主大约25-30磅重的短吻狗。

惊讶吗?其实应该还好,毕竟我们的老祖宗是靠狩猎/采集为生,在食物短缺的时候,把脑筋动到狗狗身上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毕竟把狗狗当心肝宝贝的历史应该也不算太久,还是自己的肚子填饱最重要,不是吗?

作者:柚子皮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renwen/2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