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的难题:人类是何时“已知用火”的?

万德威洞穴(Wonderwerk Cave)在阿非利卡语的意思为“奇迹洞穴”,位于南非半干燥气候带、北开普省(Northern Cape)小镇库鲁曼(Kuruman)北边的一座白云石小丘上。这座洞穴得名于一群阿非利卡人(Afrikaner)旅行者。大概两个世纪前,穿越沙漠、口渴难耐的他们,在奇迹洞穴里找到了救命的一池水。地质学家觉得这个奇迹是拜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赐,但这无法阻止当地使徒教会成员试图掠夺洞穴的“圣水”。

考古学的难题:人类是何时“已知用火”的?
万德威洞穴幽暗深邃, 考古学家仔七中发现人类系统性用火的最古老纪录

如果说奇迹洞穴在虔诚信徒间引发奇迹之谈,它在史前考古学家间引起的惊奇也不相上下。综观历史,有诸多人类在这座洞穴的内部找到了希望与启发,而今史前考古学家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洞穴朝山丘内延伸了近一百四十公尺。整个洞穴的墙壁和天花板都呈现完美拱形,仿佛是从岩石凿出的飞机停机库。即便在日照最佳的日子,自然光也只能照到洞穴约五十公尺深之处,再往里去,就会伸手不见五指。一踏进洞穴,第一个暗示洞穴重要历史的显著征兆,是以手指涂鸦在墙壁上的伊兰羚羊、鸵鸟、大象和神秘的几何纹饰,一路延伸到自然光照不到的地方为止。这些石壁画是七千年前左右,原生于非洲南部的采集民族的祖先所画的。不过,与后来发现的类似洞穴相比,奇迹洞穴在帮助我们厘清工作的历史方面,还藏有更多重要的线索。

一根五公尺高、状似紧握的拳头的石笋,像卫兵般矗立在洞穴口,也标志着考古发掘现场的起点。挖掘工作的范围延伸到洞穴最深处,考古学家在那里从地面向下挖了好几公尺。而他们挖到的每一个沉积层,都揭开人类物种大概始于两百万年前的悠长历史的另一个新篇章。

截至目前为止,考古学家在奇迹洞穴最重要的发现,可追溯到约一百万年前,其中包括被火烤焦的骨头与植物灰烬,可说是地球上人类系统性用火的最古老铁证。留下这些骨头与灰烬的人,最有可能是众多直立人的其中一支——他们是最早能够直立行走的人类,而且拥有比例看起来和智人相似的四肢。但奇迹洞穴的灰烬并未透露火是如何生起的,或是被拿来做何用途。

考古学的难题:人类是何时“已知用火”的?
火焰产生的灰烬通常很容易飘散,除非是像洞穴这类无风的环境,才比较有机会保存下古人类用火的证据

若奇迹洞穴是唯一能证明五十万年前人类懂得控制用火的地方,我们大可把它当作昙花一现的例外,不用太在意。可是,有很多令人着迷的迹象表明,人类在其他地方也已掌握用火,其中有些已有超过一百万年的历史。考古学家在邻接图尔卡纳湖的锡比洛伊国家公园(Sibiloi National Park)里,发现了人族出现和人为用火的明确关联,时间可追溯到约莫一百六十万年前。不过在缺乏其他案例佐证的情况下,我们难以断定这是否算是系统性的用火,还是偶然的行为。

然而,到了比较晚近的时期,系统性用火证据就比比皆是了。考古学家发现,四十万年前住在以色列卡西姆洞穴(Qesem Cave)的早期人类,留下了很多持续用火的证据。洞穴里人族居民遗留的牙齿残根,也佐证了这一发现:这些牙齿残骸显示,他们都因为吸入太多黑烟而有可怕的咳嗽问题。 考古学家也在另一处以色列考古遗址,发现人类懂得控制火的可信证据。位于死海裂谷北部的胡拉古湖(palaeo-Lake Hula)的湖畔发掘现场,发现了一系列被考古学家认为是含有野大麦、橄榄和葡萄灰烬的壁炉,以及燃烧的燧石碎片,这些据推测约有七十九万年的历史。

考古学的难题:人类是何时“已知用火”的?
以色列的卡西姆洞穴,公元前四十万至两十万年前有人居住,属于旧石器时代的遗址图

可是,要找到早期人类人为用火的确切证据,几乎是不可能的。第一个问题是,用火的证据总是燃烧过后留下的灰烬,不方便辨识,而且狂风或暴雨轻易就能让灰烬消散。一般而言,若要找到火的证据,火必须是被人反覆地在同一个位置生起,如此才会稳定地累积足以留下线索的灰烬,让人辨识出它和野火留下的灰烬的不同。

另一个问题则是,许多“洞穴人”(cavemen)往往不住在洞穴,但唯有在洞穴里,灰烬和烧焦的骨头才有比较大的机会被保存超过几个月。身为草原居民,多数洞穴人应该是睡在星空下,只靠最简陋的遮蔽物保护他们不受风吹雨淋,就像很多狩猎采集者到二十世纪依然如此过活。诚如我们从芎瓦西族社会学到的,只要有一把火,就能让无比饥饿的夜行性掠食者不敢越雷池。此外,卡西姆洞穴的前居民还会告诉你另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即便黑烟没把你熏得精神错乱,在狭窄的空间里生火还会有窒息的风险。

作者:柚子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renwen/2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