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证据显示,正确频率的磁刺激能够帮助人类大脑记忆事物

一项新研究指出,探索人们是如何忘记事情的研究,似乎无意中刺激了其受试者,让他们记忆力变更好。

意外的发现

这项实验原本是在 2012 年进行,且本来应是要探索左背外侧前额叶皮质(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DLPFC)在自主遗忘(voluntary forgetting)中所扮演的角色。结果,2012 年的实验除了成功展示说,遗忘是由 DLPFC 主动地控制之外,没想到在实验数据当中,还藏着额外的红利。

重新分析结果显示,当我们在学习新材料时,若是以正确的磁刺激频率对大脑的这个部分进行刺激的话,可以帮助我们记得新材料。

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的认知神经科学家赛门·汉斯梅尔教授(Simon Hanslmayr)说:当我们在第一项研究中看到这些效果时,我们相当惊讶,毕竟第一项研究是设计来研究另一个不同问题的研究。

重新实验与结果

为了测试结果是否只是侥幸获得,研究人员进行了第二项实验。在实验当中,24 位健康的成人被要求记下 2 组清单的字,每组共 10 个字。这两组字被分别呈现了 12 次。在一个设计要用来使受试者分心的短暂任务之后,受试者再次被要求回想才刚呈现的两组清单中的所有字。

当这些字被呈现时,有一半受试者的前额叶皮质接收到单赫兹(hertz)的重复性颅外磁刺激(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rTMS),而另一半受试者所接受的单赫兹 rTMS 则是传到头顶。

相较于控制组中的受试者,那些 DLPFC 获得磁刺激的受试者在记忆回想任务中表现得比较好。虽然磁刺激似乎并没有帮助受试者将字的顺序记得更好,但是它的确帮助受试者独立地记住了每个字。

这项新研究仅包含了 24 位健康的成人,这表示说我们必须对研究的发现持保留态度。尽管如此,这项研究结果也并不完全是独立自主的:它不仅支持了 2014 年的研究发现,而且也和相似研究的结果一致,而这些研究正是在探索 DLPFC、及 DLPFC 在记忆形成中的角色。

举例来说,过去积极地刺激 DLPFC 的研究已经显示了这会造成记忆表现下降。但是 rTMS 并不同。这一种缓慢的刺激类型似乎对大部分的皮质而言具有抑制效果,而不是兴奋效果。对于那些具有重度忧郁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的人而言,rTMS 的抑制特性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潜力的新疗法,来让脑袋安静下来。

这些抑制效果甚至可能会从 DLPFC 向外扩散至紧邻的区域,也就是所谓的顶叶皮层(parietal cortex)。这个大脑的部分参与了注意力和知觉,而且在脑部影像的研究中,当这区的活动下降时,我们的注意力及记忆表现倾向于改善。

比方说,在 2012 的研究期间,科学家们在量测后发现,那些接受了脑部刺激的人,他们顶叶区域的脑电活动下降了。

格拉斯哥大学的神经科学家米尔洽·范德普拉斯博士(Mircea van der Plas)说:我们电生理学的结果显示说,额叶刺激会影响到更广的神经网路,并且藉由抑制顶叶区域,改善了记忆形成。这些是非常复杂但有趣的效果,需要进一步的实验来更佳了解它们的神经基础。

进一步的研究

在我们可以确定这些效果能够多么广泛前,必须在更大的受试者群间,重制出实验的结果。

然而最近,非侵入性大脑刺激已经开始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潜力的新疗法,来治疗与年龄有关的记忆丧失、以及其他会影响记忆的神经状况。神经科学家仍然试着理解出要刺激大脑的哪个部分、以及要如何做以达到最棒的效果。不过,进展仍缓慢进行中。

比方说,一项在 2019 年的脑部影像的研究中就发现,对海马回(hippocampus)进行多段高频率的磁刺激的话,能够改善与年龄有关的记忆丧失的神经指标。同时,在较年长的成人间,记忆丧失的行为指标亦有所改善。另一项在 2014 年,针对右侧而不是左侧 DLPFC 的研究亦发现,在记忆编码时进行的磁刺激会改善记忆表现。

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理清磁刺激对记忆的复杂性,但是重新分析过去的资料集、以及重现那些结果可能会是找出更多结果的重要一步。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1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