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称找到了第二名自然痊愈的艾滋病患者

马萨诸塞州的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发现了第二名在没有抗病毒治疗或骨髓移植的帮助下完全战胜了艾滋病毒感染的患者。研究人员称,这种情况表明,与目前的假设相比,更多的人能够自然地清除病毒感染。它也为绝大多数终生背负艾滋病毒的患者找到类似的治疗方法带来了更多希望。

拉根研究所是一个专注于艾滋病毒研究的医学研究所,其成员与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一起,多年来一直在研究一组特定的艾滋病毒患者。这些患者被称为“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ers)”,他们似乎都有免疫系统,可以在不使用标准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的情况下有效地控制艾滋病毒。

对于大多数受感染的人来说,需要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来防止病毒在某些免疫细胞内大规模复制,最终破坏免疫系统。虽然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可以将艾滋病病毒的水平降低到很低的水平,使患者不再具有传染性,但病毒仍然能够隐藏在一些细胞内,无法完全根除。通常,如果一个人停止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或者如果病毒进化出对药物足够的耐药性),病毒就会从这个宿主中出现,再次造成破坏。而“精英控制者”似乎根本不需要治疗,他们自己就能保持较低的艾滋病毒载量。

2020年8月,该组织发表了关于“精英控制者”的最新研究。他们认为,其中一个病人不仅自己控制了感染,而且完全根除了感染。即使使用最新的基因测试,该小组也未能在从这位患者身上提取的超过10亿个血细胞中发现任何病毒的痕迹。

有记录显示,还有其他病人完全或实际上战胜了艾滋病毒。传统上,这些病人会被赋予一个昵称,以保持他们的匿名性,通常与他们的居住地相对应,比如“柏林病人”。两名患者在接受骨髓移植后完全没有感染艾滋病毒,这被称为绝育疗法。骨髓移植有效地取代了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和捐赠者的免疫系统,而且这两名患者都接受了来自具有罕见基因突变的人的骨髓,人们认为这可以使他们更不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尽管成功了,但骨髓移植过于危险和繁琐,无法成为治疗艾滋病的主要手段。还有一些人在停止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后,艾滋病毒水平持续较低。

但即使在这些病例中,该组织的“旧金山病人”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她从未接受过任何治疗。当时,研究人员推测,这位患者可能不是他们的“精英控制者”中唯一的一个。他们似乎是对的。在周一发表在《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的一项新研究中,他们声称已经记录了第二名这样的患者,并将其称为“埃斯佩兰萨病人”。和以前一样,研究小组在从这名妇女身上收集的20多亿血液和组织细胞中没有发现任何数量的病毒。

这些案件仍有许多谜题有待解决。“旧金山病人”于1992年首次感染艾滋病毒,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精英控制者”,但不知道她的感染是何时从被控制到被征服的。另一方面,“埃斯佩兰萨病人”在她治愈之前已经感染了约7年的艾滋病毒,这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对于那些有能力的人来说,战胜病毒的自然胜利可能不需要那么多年。该组织认为,还有更多自然治愈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痊愈。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两个人的免疫系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研究团队和其他人怀疑,特定的免疫细胞杀死其他被病毒劫持的免疫细胞(如艾滋病病毒)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可能涉及不止一种机制。该组织的一些精英控制者似乎也在功能上被治愈了,因为病毒包含在细胞基因组的部分,在那里它永远无法复制自己的全部力量。

下一步研究团队的首要任务是找到更多这样的精英控制者和自然治愈者,以更好地了解他们的生物学。许多研究人员,已经在研究帮助其他人的策略,这些策略是基于我们从那些对病毒有内在抵抗力的人那里了解到的。其中包括治疗性疫苗,有望训练免疫系统识别艾滋病毒的宿主。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