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手术比真的更有效?什么是“安慰剂效应”?

至少从1950年代起,现代医学就认为安慰剂效应在科学上已经成立。研究显示如果施予安慰剂的话,大约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七十不等的病人似乎可以由此受益。

其中或许最让人惊讶的是安慰剂外科手术:适当地麻醉病人、切开皮肤,但实际上却没有接受有意义的手术;根据报导这样的手术高度有效。

有时候假的手术甚至似乎比真的手术还更有效。例如,它似乎对某些种类的胸痛和背痛有效。1990年代中期的研究显示,这对膝关节炎有效;只把病人的膝盖切开,其治疗效果和那些对膝关节进行刮搔冲洗的效果一样好;而一般认为后者是膝关节炎高度有效的标准疗法。

不幸的是,这些看来很简洁明了的发现还是引起争论。现在我们必须穿越另一个更为扭曲的哈哈镜厅堂:身体不适的人即便没有接受任何治疗也有可能痊愈,而接受安慰剂治疗的病人和接受大量医学介入的病人,同样可能都是以大略相同的速率自行痊愈。

换句话说,接受安慰剂治疗的病人,可能不是由于安慰剂效应而有所改善,而是自行痊愈的;而医学治疗也同样无效,接受外科治疗的病人其实也是自行痊愈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并不是安慰剂效应和真正的外科手术一样好,而是安慰剂效应并不比真正的外科手术好,两者同样都是无效的。

用实验证实“安慰剂效应”

要了解是否真的有安慰剂效应,必须做另外一种实验:把接受安慰剂的一组,和完全没有接受安慰剂的另一组拿来做比较。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安慰剂效应的话,接受安慰剂的病人的治疗状况,必须要比没有接受治疗的病人好。

两位丹麦医师(Hrobjartsson and Gotzsche)搜集对接受安慰剂治疗与没有接受治疗之病人进行比较的研究论文,并在二○○一年进行分析。在这一百一十四个试验当中,只有少数实验是直接设计来测试安慰剂;其余大多数状况是医生检查了三组病人:接受医学治疗的病人、接受安慰剂治疗的病人,以及完全没有接受治疗的病人。他们发现就治疗状况的改善而言,接受安慰剂的病人和没有接受治疗的病人,两组并没有显著的差别。

这听起来像是个决定性的研究,丹麦医师的报告乍看之下很有说服力。他们分析的研究数量以及病人数目都很大。此一研究似乎推翻了一个重大的成见。但如果仔细检视论文最后谨慎的但书的话,就会发现其结论并不是那么地牢不可破。

首先,资料显示安慰剂对于疼痛的经验有小的效应,此外安慰剂有可能对一小部分病人或某些疾病有相当大的效应,虽然并非对所有病人或所有疾病都有效应。丹麦研究者所使用的统计分析方法,很容易掩盖掉这些轻微的效应和少数的疾病与病人。更让人忧心的是下面所要讨论的复杂逻辑,要说明此一逻辑,在句子结尾必须使用越来越多的惊叹号。

不管是安慰剂或其他的疗法,是无法以盲目的方式和没有治疗的状况做比较!病人和治疗者都会知道谁没有接受治疗;事实上,没有接受治疗这件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否则这就不是“没有接受治疗”,而是接受安慰剂。

现在,事情变得更复杂

如果医师和病人知道谁没有接受治疗,我们会预期这将带来期待效应以及报告效应;如果安慰剂有作用,我们会预期安慰剂组病人和未受治疗组病人的差异会更加显著!换句话说,没有接受治疗的病人应该会对自己的前景感到悲观,而执行治疗的人应该会预期该组病人不会有什么改善;因此我们会认为,不论施行治疗者或接受治疗者,都会有很强的报告效应,而且期待效应还会强化这两者。

总而言之,即便没有安慰剂效应,在这些非盲目的实验中,由于没有治疗那一组的负面报告偏差和期待效应,实验结果应该会看到有安慰剂效应。在这个爱丽丝梦游的仙境中,这应该是种永远不会失败的实验!不管有没有安慰剂效应,结果应该总是看起来会有安慰剂效应的!

现在这些实验的结果却是没有显著的安慰剂效应,那么意味着没有任何的期待效应与报告效应出现在这些实验中,这显示这些实验一定有什么问题!就像孟德尔关于遗传性征的著名实验一样,实验结果太漂亮了,使它看来好像一定是造假!

丹麦研究者在回应这些质疑时论称,由于大多数的实验有三组病人,而非两组,因此病人和分析师所在意的都不是安慰剂组和未受治疗组的差异,而这点或许减低了报告效应与期待效应。然而这样的论点看起来仍是很薄弱的。

无论如何,缺乏期待效应和报告效应即便不是决定性因素,也有其他理由让我们不信任这个研究的结论。正如前面所说,没有接受治疗的那一组病人,无可避免地会知道他们并没有接受治疗。如果他们的疾病很严重的话,那么他们可能会觉得既然在这个研究当中没有接受任何治疗,便会自行决定以和此一研究无关的方式寻求其他的治疗。这点并不适用于安慰剂组,因为这一组的病人以为他们正在接受治疗。结果就是,有无自行治疗所带来的差异,可能导致不同组别的成功率没有太大的差别。

无法执行的双盲实验

考量上述两种反对丹麦研究人员结论的论点,让我们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样的立场,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在困难的统计科学中,我们只知道不能像过去那样把安慰剂效应视为理所当然,但我们仍旧很难确定它并不存在。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在安慰剂组和没有接受治疗组之间进行一场双盲实验,然而这在定义上就是不可能的。

尽管有这些学术争论,制药公司与药物试验的执行者乃至制药公司的批评者,都认为安慰剂效应是真实的。批评者指出,所谓的双盲通常无法执行,因为如果药物有昏眩或口干等副作用的话,病人经常能因此猜出他们吃的是真药或是安慰剂。这意味着即便药物在随机对照试验中胜过了安慰剂效应,但也可能只是因为由于药物有副作用,而有了更强的安慰剂效应!

制药公司和为其执行试验的单位非常重视安慰剂效应的真实性,它们实际上什至还评估接受试验的病人对于安慰剂效应的敏感程度,试图排除掉那些容易受到暗示的病人(隐藏式的心理治疗)等等。我们可以这样说:就安慰剂效应如何影响我们对医学的思考而言,它是真实的。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