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如何改造脑袋

书写语言设了一道迷宫给神经学家,要理解一串符文,需要复杂的神经回路。到今天,人类读写只有约五千年之久,这么短的时间很难在演化上发生改变;“阅读”反而比较可能是利用一些原本执行其他功能的回路。但,是哪个功能回路?

法国的认知神经学家Stanislas Dehaene,集合来自法国、比利时、葡萄牙、巴西的研究员,组成团队,扫描63名自愿受测者的脑部。这些受测者中,有31位从小就学习阅读;22位到成年才学会;及10位文盲。会阅读的受测者,无论何时学会,在脑部的数个区域,都会在阅读时,有较强的反应。根据过去的研究,Dehaene认为,其中左枕叶及颞叶的区域,对阅读特别重要。对语言有反应的左颞叶,一样会在阅读文字时被活化,显示“阅读”是利用了脑部原先发展来负责语言的区域;而语言是人类非常古老就演化出的沟通方式。

这看起来很合理,“阅读”是借着脑部原先发展来负责视觉及语言的区域在作用。然而,这种功能替换,可能隐含着利弊权衡。研究人员发现,较早学习阅读的人,和文盲相比,有较小的左枕颞皮层;这区域负责脸孔影像。 Dehaene认为,“阅读”会和其他工作竞争,像是脸孔辨识,如果真是如此,“阅读”会让人有较差的脸孔辨识能力吗?相关的研究已经在进行,但Dehaene预期不会有太大的差异。

总的来说,这项发现支持了左枕颞皮层是执行阅读任务很重要的区域。研究人员长期以来认为,大脑会随着年龄变得较没有弹性,而这左枕颞皮层即使在成人阶段,仍会因为阅读而改变,史丹佛大学的神经学家Brian Wandell说道,“显示这区域,在生命任何阶段中,都在学习上有关键的影响。”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