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不会怕老鹰?

这次要介绍一篇关于情绪和注意力的研究,希望大家读到最后就会发现标题巧妙之处。早期情绪研究者认为具威胁性的刺激会较容易捕捉我们的注意力,因为这些威胁性的刺激对于我们的生存有影响,所以我们会优先处理这些威胁性的刺激。

但陆续有研究发现在一些情境下,威胁性刺激的处理并不会较非威胁性的刺激有效率,例如在注意力资源缺乏、刺激的语意层次尚未被处理等等的情境(参考Luiz Pessoa的专文或是笔者和Patrik Vuilleumier的文章)。这篇研究则是想要检验一个人的注意力广度是否也会调节对于威胁性刺激的优先处理历程,所谓注意力广度的定义有很多种,有时候是测量一个人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多少范围的刺激,看到越大范围的就表示注意力广度越广;在这个研究中采用的指标是注意力专注的面向是大面积或是小面积的,请参考下图,注意力广度大的操弄是要求实验参与者要注意圆圈所排成的形状是往上或往下(在图中的就是往上的),注意力广度小的操弄就是要求实验参与者判断在中央的图形是方形或是菱形(在图中的是方形)。

井底之蛙不会怕老鹰?

他们透过恐惧制约的方式来操弄刺激的威胁性,例如在第一个阶段,实验参与者会看到不同颜色的圆圈,但其中红色圆圈出现后有时候会伴随电击的出现,久而久之,实验参与者只要看到红色圆圈就会产生恐惧的感受。过去的研究发现,这样的恐惧制约学习会让人们对于原本中性的刺激产生威胁性的感受。在实验中实验参与者的作业需求是判断在圆圈中是否有一条水平或垂直的直线,但这个作业模式又结合了所谓的go/no-go作业(参考先前的介绍),例如注意力广度大的那组,只有在图形是往上的时候才能够作答,注意力广度小的那组,只有在图形是方形的时候才能够作答。这个垂直或水平的线条有时候会被放有被恐惧制约的那个颜色的圆圈内(一致组);有时候会被放在没有被恐惧制约的颜色圆圈内,这个情形又非为两种:一种是画面中完全不会有被恐惧制约颜色的圆圈(基准组),一种是画面中依旧会有被恐惧制约颜色的圆圈(不一致组)。画面中一次可能有三个或是六个圆圈,他们都会排列成正三角形的形状。

结果显示,注意力广度大的那组,若垂直或水平的线条被放在有被恐惧制约的那个颜色的圆圈内,他们的反应是最快、最有效率的,显示他们对于威胁性的刺激有优先的处理。注意力广度小的那组,则没有看到这样的现象,显示他们对于威胁性的刺激并没有优先的处理。

根据这样的结果,作者推论说注意力广度的大小会调节对于威胁性刺激的处理,因为当注意力广度大时,实验参与者倾向采用非序列的处理方式(并非一个刺激项目接着一个刺激项目处理),此时刺激属性就较容易影响注意力的运作。但也有其他的可能解释,例如因为当注意力广度大时,注意力分散处理很多刺激,所以没有办法去抑制无关讯息的影响(在本研究中,对于颜色的威胁感受就是无关的讯息),因此注意力广度大的组较容易受到威胁性刺激的影响。再者,过去也有很多研究发现当实验参与者在正向情绪下时,他们较容易受到无关讯息的干扰,而全面性的处理(类似本研究中所谓注意力广度大的操弄)会提升正向情绪,所以本研究的结果其实有可能是正向情绪造成的影响,而和注意力广度仅有间接的关系。但因为在本研究中他们没有测量实验参与者的情绪状态变化,所以无法检验这个假设是否正确。

最后让我们回到标题,井底之蛙之所以有可能不怕老鹰,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广度小,所以较无法把具威胁性的刺激优先处理,在他们眼中小麻雀和老鹰其实是没有差异的。

作者:柚子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