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讨厌听到噪音?

脑部与情绪及听觉相关区域的显著活动可以解释,为什么用指甲刮黑板或刀子划玻璃瓶的声音会让人这么地不舒服。

在一项由英国惠康信托基金(Wellcome Trust)赞助,发表于《神经科学期刊》(Journal of Neuroscience)的研究中,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的科学家发现,当听到噪音时,脑部负责处理声音的听觉皮质(auditory cortex)与应对负面情绪时显得活跃的杏仁核(amygdala)会互相作用,影响彼此。

脑部显像(brain imaging ,或称脑部造影)显示,当我们听到令人不舒服的噪音时,杏仁核会调节听觉皮质的活动,并引发我们负面的反应。

来自纽卡斯尔大学的论文作者 Sukhbinder Kumar 博士提到:“那就好像是一种原始的自然反应。杏仁核可能传送了一个痛苦讯号给听觉皮质。”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UCL)惠康信托基金神经影像中心(Wellcome Trust Centre for Neuroimaging)以及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人员运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显像(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fMRI),检验 13 位自愿受试者的脑部如何对一系列音频不同的声响作反应。受试者聆听仪器发出的声响后,从最令人不舒服(例如:用刀子划玻璃瓶)到让人感觉舒适(例如:水流声)进行评分。如此一来,研究人员便能研究脑部对不同型态声音的反应。

研究人员发现,杏仁核和听觉皮质的活动与受试者知觉到的噪音评分有直接的关联。事实上,与脑部情绪相关的杏仁核掌管并调节与听觉相关区域的活动,而当我们知觉到一个非常令人讨厌的声响时(例如:用刀子划玻璃瓶),它与让人安心的声音(例如:水流声)相比之下,是较强烈的。

声学特征(acoustic features)对声音的分析发现,音频介于 2000 到 5000 赫兹(Hz)的声响,听起来是最让人不舒服的。 Kumar 博士解释:“这正好是我们耳朵最敏感的范围。虽然对为何是此范围仍有许多争议,但它确实包含了我们就本质上认为会令人感到不适的尖叫声。”

从科学上来说,了解脑部对于噪音的反应可以帮助我们厘清对于噪音忍受度低的听觉过敏(hyperacusis)及恐声症(misophonia ,字面上来说就是“极度讨厌声响”)患者之情形。

来自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领导人 Tim Griffiths 博士表示:“这项研究为杏仁核与听觉皮质的交互作用带来一道新的曙光。这有可能是个探索情绪障碍(emotional disorders)、耳鸣(tinnitus)及偏头痛(migraine)的机会──它们似乎都存在着对于噪音过度强烈的知觉。”

作者:柚子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