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探极限马拉松选手的身体状况

近年来,参加极限马拉松(超过标准26.2哩的马拉松)的人暴增。尽管超马很盛行,有关此种极限运动对健康的影响的资料却不多。

为了了解超马跑者的健康状态,史丹佛大学医学院的助理教授,医学博士Eswar Krishnan与超马狂热者,戴维斯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教授Martin Hoffman博士开始了一项超马跑者的长期追踪研究。

超过1200名跑者回答了一份网路问卷。题目包括他们过去12个月的比赛、训练内容、基本健康状况及跑步相关的伤害。研究人员计划追踪这群跑者长达20年。

临床流行病学家Krishnan认为研究极限运动的影响,能够有非常广泛的应用。 “这能帮助我们了解最佳运动量是多少,多少的休闲活动是适当且有益的,以及不要超量运动是有其原因的”,他表示。

果不其然,主要的数据显示超跑跑者的健康状况比一般的美国人好。在前一个年度中,跑者平均只有两天是因为生病或受伤而没上班上学,而一般美国人则是四天。他们看医生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运动伤害,而非有长期影响的疾病。

上一个年度中超过3/4的跑者有过运动伤害,同时有65%的跑者因受伤导致错过一天以上的训练。比较了那些受伤跟能避免受伤的跑者后,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受伤的多是年经,较无经验的跑者。

“跟开车有一点像。年轻人比较容易出车祸。相同地,新跑者也比较容易受伤”,Krishnan说道。

在一份问卷中,Krishnan跟Hoffman希望能发现有经验的跑者是否是因为特殊的知识或是方法才能避免受伤。

在所有的跑者中,最常发生的是膝盖及下肢伤害。值得注意的是只有3.7%的跑者出现压力型骨折(stress fractures)-长时间重复施力造成骨头出现裂痕。比起其他类型的跑者,超跑跑者较少出现压力型骨折。研究显示全部类型的受伤跑者中有5~16%跑者是压力型骨折。

然而,足部的压力型骨折特别频繁,占了压力型骨折例子的48%。 Hoffman及Krishnan推测在不平的路面上跑步可能是其原因。

另一项惊人,却又在预料中的发现则是气喘及过敏的高发生率。全美只有7~8%的人口有气喘或过敏其中一项问题,然而却有11%及25%的超马跑者有气喘及过敏问题。研究作者推测这是因为跑者较常待在室外,因此接触到较多花粉及过敏原。 Krishnan推测大部分跑者的气喘现象是与过敏有关,他们也计划要在之后的问卷中追踪这个现象。

这个研究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发现是超级马拉松赛后的送医数据。去年中有5%的跑者在马拉松赛后被送医,且超过一半是因脱水、电解质紊乱,或热衰竭。约20%则是因为骨折或是脱臼。 Krishnan希望这些发现能够增进跑者对伤害的认知教育及医疗人员对潜在危险的认知,但他也表示超级马拉松中的摔伤是很难完全避免的。

研究人员对超马跑者的心理状态特别感兴趣,且将此设为下份问卷的重心。 Krishnan跟 Hoffman与数位运动心理学家合作,研究跑者参加此种极限运动的动机。 “了解超马跑者的动机能用来鼓励其他人达到最低运动量,以促进健康”,Hoffman说道。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