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太饱,会怎样?

一八九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在斯德哥尔摩城里,一名五十二岁的马车伕吞下整罐鸦片处方药。 L先生(姑且称之)被房东发现后送医,医护人员忙成一团,使出各种对付服药过量的工具:漏斗、一截管子,以及温水,试图把药物稀释并排出体外。这种技术现今称为洗胃,当时的病例报告则称为“胃的清洗”(gastric rinsing)。

如此形容治疗程序有点故弄玄虚,仿佛L先生的胃是女性贴身衣物,只需要冲冲水。但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病人瘫坐在椅子上几乎神智不清,医护人员把水灌进病人的胃,一连灌好几次。每次灌水,胃都似乎还能再装进更多水,这种迹象显示,L先生的胃应该有漏洞。

如果你把吃定义成“把东西放进嘴里然后吞下去”的机械动作,你就可以说L先生因为吃药丸,结果把自己吃死了。一般来说,这是把自己吃死的唯一方法。胃里装太多东西以致于撑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身体会有一系列保护性的反射动作。当胃撑到超过某种程度,比如吃了圣诞节大餐、喝了一大堆啤酒,或是被瑞典医护人员努力装满了水,胃壁的伸张受器会提醒大脑,此时大脑便发出声明说:“已经吃饱,该停止了”。大约在同时,还会进行“暂时性下食道括约肌松弛”,或是打嗝。胃部顶端的括约肌会暂时放松、排出气体,回复到安全及纾解的程度。

有可能需要更严格的手段。 “很多人吃东西会远远超过那个临界点,包括我自己有时候也会。”研究消化不良的专家琼斯(Mike Jones)说。他是胃肠专科医生兼维吉尼亚联邦大学的医学教授。 “也许他们藉由饮食来纾压。或者单纯就是:‘你知道吗?那个柠檬派实在是好吃到不行。’”身体发出的警告迹象愈来愈明显:肚子痛、想呕吐,最后终于发出最后通牒──反胃吐出来。健康的胃在尚未达到临界点之前,就会赶快把胃清空。

除非有什么原因让胃无法清空。以L先生的案例来说,就是鸦片在碍事。 L先生的验尸解剖完成后,基艾贝格(Algot Key-Åberg)在某德国医学期刊发表案例报告,他写道,病人“显示出呕吐的强烈冲动。”但一直做不到。基艾贝格是当地大学的医学教授,为人小心谨慎。我请了一位叫英格柏格的人来翻译,请他把基艾贝格的论文大声念给我听。光是描写L先生的胃和食道平行的破裂伤口,就占了整整两页半的篇幅。埋首于论文的英格柏格读到一半忽然抬起头说:“因此我认为清洗并未发挥作用。”

L先生的胃是基艾贝格所遇到,第一个因为装太满而破裂的例子。他写道,这个案例“在文献上是独立事件”。医学界必须了解其来龙去脉,好让未来的洗胃人员对其危险性有所警惕。到底是水量多寡、还是水流强度影响较大? “为了进一步厘清,”基艾贝格继续说:“我必须利用尸体的胃来做实验。”英格伯格轻呼了一声。 “这样的实验我进行了很多次。”

那年春天,斯德哥尔摩城里无人招领的尸体,总共有三十具被送到基艾贝格的实验室,任由摆布成“半坐姿”固定在椅子上。基艾贝格对于细节锱铢必较的精神令人佩服。这种坐姿的设计,不知是为了模仿L先生接受治疗时的姿势,或者只是反映出,让尸体假装晚宴宾客抬头挺胸的困难度?

基艾贝格发现,如果胃的紧急排气及清空系统无法发挥作用(因为处于麻醉昏迷状态,或人已死亡),基本上装到三、四公升(约一加仑)时就会破裂;如果装得慢一点、轻一点,也许可以支撑到六、七公升。

在非常非常罕见的情形下,完全清醒的活人的胃也有可能支撑不住。一九二九年,《外科年鉴杂志》曾发表一篇关于胃自发性,也就是在没有外力因素或潜在弱点的情况下破裂的案例评论。有十四个人不顾身体紧急弃食系统的警告,让自己吃到没命。在这些人的胃里,最危险的东西就是通常最后才吃下去的碳酸氢钠(小苏打),亦即发泡锭胃药的主要成分。小苏打缓解胃痛有两种方式:一是中和胃酸,二是产生气体使下食道括约肌暂时放松。 (因食物或饮料积极发酵而引起的胃胀气比较少见。《外科年鉴杂志》的综合报导中,有一人死因是“充满酵母的青啤酒”,另两人的死因则是德国酸菜。)

前不久,迈阿密─戴德县(Miami-Dade County)两名医疗检验员提出案例报告,有一位三十一岁食欲过盛的心理学家,被发现半裸陈尸于自家厨房地板上,她饱胀的大肚子里,装了超过七‧五公升未充分咀嚼的热狗、花椰菜,以及早餐麦片。医疗检验员发现尸体斜靠着橱柜,“周围有各式各样一大堆的食物、破掉的汽水瓶、一支开罐器和一个空杂货袋”以及“致命的一击”:一盒剩下一半的小苏打(穷人家的发泡锭胃药替代品)。在此案例中,胀得像汽球一样的胃并没有破裂,而是把她的横隔膜往上推挤到肺部,令她窒息而死。据两位研究员推论,有可能是气体把一根未充分咀嚼的热狗往上挤,顶住胃部上方的食道括约肌,结果卡在那里,让她不能打嗝也吐不出来。

碳酸氢钠加酸的化学反应会产生惊人的压力,为了加深印象,我建议大家去网路上看看无数致力于“小苏打火箭”的任何一个网站。或者比较严肃一点,去查询莫德菲尔德(P. Murdfield)在一九二六年的杰作,他把半加仑的薄盐酸倒进新鲜死尸的胃里,然后加入一点碳酸氢钠,结果把死尸的胃给撑爆了。

纾解胃涨较安全的方式是喝几口碳酸饮料,或是吞些空气。有人会习惯性吞空气,这在临床上称为吞气症,有些胃肠专科医生称这种病人为“打嗝人”。 “你看很多打嗝人,”琼斯说:“他们硬生生大口吞空气,像是习惯性的神经抽搐。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打嗝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会这样。你看他们在你面前吞空气,然后还说:‘医生,我一直打嗝,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打嗝太多也要小心?

除了社交上的副作用,习惯性打嗝还会使过多的胃酸溅洒到食道,并把气体也从胃里喷出。如果情况太严重或太常发生,胃酸便会灼伤食道。现在你又有另一个理由可以去看琼斯医生:胃灼热。要接触多少的胃酸才算“太多”?根据宾州大学胃肠专科医生梅兹的研究,大约每天接触超过一小时就算太多,这是指一天之中,正常的食道与胃酸接触的累计时间。 (患有胃酸逆流的人,食道浸泡在胃酸里的时间比这多得多;以他们的情况来说,括约肌可能会有裂缝。)

有一种习惯性胃酸逆流的手术治疗方法,称为“胃底折叠术”,有时反而会制造出打嗝的问题。这时你真的绝对要离碳酸氢钠远一点。 “我知道十五年前有个案例,有个男子吃了一顿大餐,然后又服用过多的发泡锭胃药,”琼斯接着在电话里发出爆炸声。 “就好像巨蟒剧团(Monty Python)演出的短剧‘薄荷薄片饼’,剧中人物狼吞虎咽大吃大喝,最后他说,‘只要再吃这块薄荷薄片饼就好了……’”

作者:柚子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5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