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指“相信占星术的人智力较低且自恋”? ——且慢!智力测验才没这么简单

“你知道自己的星座吗?”

这句话可能太过笼统了,那让我换个方式问:你知道自己的星座代表什么吗?

天蝎座爱记仇、处女座很龟毛、水瓶座脑袋常常连到奇怪的电波、金牛座固执又爱家⋯⋯这些广为人知的刻板印象,早已深植在人们心中,成为现代社会无法逃避的次文化。即便你不是占星术的忠实信徒,还是会忍不住被相关资讯吸引,听听看来自大宇宙的讯息说了什么、能否为你当前的人生困境指点迷津。

我们平常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宽容心态,因此很难真的说自己“相不相信”这些超自然的力量。但是对宗教信仰较为明确的西方社会来说,民众对于“占星术”的狂热已经成为信仰等级的社会现象,也自然引发了心理学家的兴趣。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人会被占星术吸引,认为自己的人生与天上星辰的位置息息相关呢?

研究指“相信占星术的人智力较低且自恋”? ——且慢!智力测验才没这么简单
星座已成为全球共通的次文化,这样的社会现象也引发心理学家的好奇

“相信占星术”跟智力有关?

安德森(Ida Andersson)、帕尔森(Julia Persson)与卡约纽斯(Petri Kajonius)三位来自瑞典隆德大学的心理学家,在招募 264 位受试者填写线上问卷(其中有 87% 是女性)后,整理出一份很有趣、却带有“一点点”冒犯性的数据。

在揭露研究结果前,我们先来认识一下这份问卷到底问了哪些东西。

为了找出“相信占星术“、“人格特质“与“智力”,这三个迥异的变项之间是否存在显著关系,研究者尽可能地在控制问卷长度的前提下,塞进了四份性质各异的测验。其中包含:

  1. 占星术信仰测验(The Belief in Astrology Inventory, BAI)
  2. 以五大人格特质理论(Big 5 Personality Traits)为基础的国际人格测验题库(International Personality Item Pool, IPIP)
  3. 黑暗人格特质(Dark Triad of Personality)当中的自恋人格(Narcissism)问卷,
  4. 用来测量视觉空间推理能力(Visual-spatial reasoning)的 3D 旋转物件测验。
研究指“相信占星术的人智力较低且自恋”? ——且慢!智力测验才没这么简单
心理学家设计了一份线上问卷,盼能分析出占星术信仰、五大人格、自恋人格与视觉空间推理能力之间的关系

BAI 对大家来说可能很陌生,因为它是西班牙罗维拉-威尔吉利大学(Rovira i Virgili University)的奇科(Eliseo Chico)与罗伦佐-席巴(Urbano Lorenzo-Seva)两位学者于 2006 开发出来的问卷,专门用来测量人对占星术的态度与依赖程度。

BAI 的问题都很单刀直入,受试者需要针对每个陈述句进行“这与我的状况是否相符”、“我是否认同这句话”的评分。诸如:

  1. 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会受到双方的星座影响。
  2. 你可以透过星座来预测一个人的人格特质。
  3. 你必须知道自己另一半的星座。

受试者在 BAI 中的得分越高,代表他们受到占星术的影响越深。不过因为原版 BAI 长达 24 题,且存在为了反向计分使得性质类似的叙述重复出现等问题,此次在隆德大学进行的研究是经过删减的短版,但在信效度上也取得令人满意的数字,并不影响实际研究的进行。

另外一个不常出现在大众目光中的“IPIP”,其实是一个公开的人格测验资料库,免费提供超过 3,200 个不同面向的测验题目给研究者使用。此次研究从 IPIP 中撷取 30 个题目,每 6 题为一组,分别对应大五人格特质中的“情绪不稳定性”、“经验开放性”、“尽责性”、“外向性”与“亲和性”,借此研究相信占星术的背后是否有人格特质的关联性。

那讲了这么多前提,这个研究到底发现了怎样的骇人结论?简单来说,相比起不相信占星术的人,相信占星术的人普遍表现出显著较高的“经验开放性”(例:活跃的想像力、审美感受性、对内心感受的专注性,对种类的偏好,以及对知识的好奇心)、“亲和性”与“自恋”人格特质,同时有着显著较差的智力表现。

换句话说,相信占星术的人,智力都比较差吗?

小等一下!智力测验没这么简单

好的,请各位先把刀收起来,这并不是一篇要嘲讽国师或其他占星大师的文章。相反的,我们可以从这项研究中看出更多其他的眉眉角角,理解数据中的“细节”

首先,我们要有的知识前提是:“智力”并不是一个片面的数值,而是多面向的能力指标。如果你近期有做过智力测验,肯定有印象它总是一个测验接着一个测验,少说也是一个小时起跳的冗长。这不是在拖大家时间,而是不这么做就难以获取全面的数据,更遑论建立具有信效度的“智力”评估。

然而,这个研究在“智力”面向上只采用了“视觉空间推理”的分数,即便此项能力与实际的智力分数表现出极显著的正相关,在实务上仍不足以完全代表受试者的智力。更何况成人智力测验,很大一部份是在反映受试者成长过程中所受的刺激与学习偏重(例如土木工程师 vs. 律师,两种职业所受训练不同,在智力测验中自然也会有不同的能力倾斜),因此更需要多面向的测验来建构分数。

研究指“相信占星术的人智力较低且自恋”? ——且慢!智力测验才没这么简单
根据多元智能理论,智能可分为语文、数理逻辑、肢体动觉等八个面向,空间智能只是其中一个指标

“相信占星术”与“人格特质”未必有关

与其说“相信占星术”与“智力”呈现显著负相关,不如说“相信占星术”是跟“视觉空间推理能力”呈现负相关,两个结论的意义可说是天差地远。

同样的,“相信占星术”与人格特质之间的显著正相关,也不足以得出“拥有这些特质的人才会相信占星术”的结论。关键在于,相关研究是难以判断因果的,就算是逻辑上看起来很顺的推理,都得有实验数据支持才能下结论。

好比至今仍争论不休的“暴力电玩是否会让玩家更暴力”,正是单凭相关数据说话的经典例证之一。站在家长、社会的角度,将暴力行为归咎在暴力电玩上是很容易的选择,但从学术的观点来看,“有暴力倾向的人会偏好暴力电玩”同样是一种可能性。

占星术与人格特质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武断地认定上述人格特质倾向高的人会被占星术吸引,这个结论恐怕不够全面,甚至在某些时候发生倒果为因的谬误。而且人格特质其实会因为外在因素而有所变动,因此人们确实有可能因为“开始相信占星术”而被它潜移默化,逐渐发展出较高的“经验开放性”、“亲和性”,甚至是“自恋”倾向。

“人与占星术的关系”——仍待定义

所以,结论呢?

在这样解释后,这篇研究是否变得很奇怪了?好像说了什么,但却又什么结论都没办法建立,相信看到这里的朋友多少会有这样的困惑。这是因为这篇研究本就不是为了“得出结论”,而是单纯地“点出现象”。换言之,这篇研究就像是在对学术界抛出一个问题,引发后来者的兴趣,做出更深入的研究。

与其纠结在这篇研究呈现出来的表层数据,底下更深层的机制才是真正有助于我们了解“人”的关键。毕竟不管它有多神秘,占星术能以次文化的形式深深扎根在人类历史中,肯定有它的意义存在。

就如同过去社会透过占星术来定义人,现在轮到我们来重新认识人与占星术之间的关系了。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