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梦境与现实之间的界限,科学家找到与做梦的人交流的方法

梦境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薄。在周四发布的一项新研究中,来自四个国家的科学家表示,他们已经证明在人们做清醒梦的时候与他们交流是可能的。据报道,至少在某些时候,做梦者能够回答是或否的问题,并通过面部和眼部运动回答简单的数学问题。

多年来,认知神经科学家、研究报告作者肯·帕勒和他在芝加哥西北大学的同事们一直在研究睡眠和记忆之间的联系。人们普遍认为,睡眠对一天中产生的强大记忆存储至关重要。但是对于这一过程以及梦如何在其中发挥作用仍然知之甚少。

“我们正在研究做梦,以了解更多关于梦发生的原因,以及梦对清醒时大脑功能的作用,”帕勒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在我们的其他工作中,我们假设睡眠认知事件对记忆功能有益。”

很难理解梦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大多数人醒来后很难完全记住自己的梦,更不用说向别人讲述了。但帕勒和他的团队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实验,试图与沉睡者交流。他们过去的研究表明,人们在睡觉时可能会受到外界声音的影响。另一项针对做梦者的研究表明,自称能控制自己梦的人在做梦时可以通过眼动向外界观察者发出信号。

很多人都很熟悉与睡觉的人进行单向交流,因为梦游和说梦话是常见的现象。但是帕勒的研究小组推断做梦者和醒着的观察者之间应该有双向的交流,而且做梦者应该能够回忆起这些对话。他们还提出理论,这种交流可以在实验室的适当条件下诱导和复制,这对未来的睡眠研究很有帮助。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科学家。至少在法国、德国和荷兰的其他三个研究小组也在追求同样的目标。

“研究小组独立进行了研究,后来我们发现,在不同的国家做了类似的研究。然后我们决定一起发表我们所有的研究结果——合作而不是竞争。

这项研究于周四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杂志上,总共有36名志愿者参与了这项研究。其中一些人自称是清醒梦方面的专家,尤其是一位20岁的法国受试者,他患有嗜睡症,这使得他们在20分钟的午睡后的第一分钟内就能够进入快速眼动睡眠(做梦最常见的睡眠阶段)。其他参与者之前没有经历过清醒梦,但帕勒的团队试图训练所有受试者,让他们在睡觉时听到某种特定的声音后开始做清醒梦。一些团队使用言语或语调进行交流;还有一些依靠闪烁的灯光或轻轻触碰沉睡的人。志愿者们还通过典型的睡眠测量方法进行监测,如脑电图(EEG),记录大脑活动。

在57次睡眠过程中,参与者能够发出信号,表明他们26%的时间是通过眼球运动进入清醒梦的。在这些成功的实验中,科学家们通过做梦者的眼球运动或面部扭曲,在近一半的情况下至少能得到一个正确的回答。总的来说,在这些对话中,他们试图与清醒梦者交流的158次中,他们得到了18%的正确回应率(最常见的回应是没有回应,大约60%)。

当志愿者们被问及他们的经历时,一些人报告说他们能记住做梦前收到的指示,并试图执行这些指示。有些人还报告说,他们在梦中听到了问题,不过方式不尽相同。一些人说,他们听到的单词明显感觉像是来自当前现实之外的,而另一些人说,他们感觉像是通过无线电或梦中其他形式的交流听到的。但也有一些时候,人们无法清楚地回忆起发生了什么,或者他们在梦中回答的问题与他们实际得到的问题并不相符。

尽管这项研究的发现很诱人,但他们基于的样本量很小,所以任何结论都应该以额外的谨慎看待。但他们确实证明了至少与做梦者有双向沟通是可能的,帕勒说。他补充说,世界不同地区的不同科学家小组,使用略微不同的方法,都能够记录下这一现象,这表明这并不只是某种孤立的或被错误识别的现象。

该团队创造了“交互式做梦”这一现象。现在他们觉得他们已经证明了这是可能的,他们计划继续提高人们进入那种状态的能力。

“我们目前正在探索在人们自己家里做清醒梦的可能性,而不是在睡眠实验室里。这样做可能会有一些好处,因为人们不会受到睡眠实验室异常环境或我们使用的监测技术的影响,”帕勒说。他们在未来研究中探索的一个途径是使用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它可以教人们如何做清醒梦,以及如何做得更好。

我们希望这项技术能让像帕勒这样的研究人员更接近于破解我们梦境生活的奥秘,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们清醒时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研究甚至可以通过改善人们的睡眠和做梦习惯来积极地改善人们的生活。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