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追着你穿过海洋,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海蛇完全是噩梦的燃料,但新的研究表明,它们频繁“攻击”潜水者,实际上是为了碰运气。

许多探索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热带珊瑚礁的水肺潜水员对剧毒的橄榄海蛇(Aipysurus laevis)都太熟悉了。这些海洋爬行动物经常在没有任何挑衅的情况下追逐和攻击潜水员。这些遭遇在真正的匆忙中可能会变得可怕,特别是当海蛇缠绕着潜水员的腿或手臂并咬下去的时候。

每年都有毒蛇咬伤致死的记录,通常涉及渔民。潜水者受到攻击的事件也有报道,但即使海蛇不咬人,它们也会让潜水者感到恐慌,使不舒服的情况变得更糟。这些无端攻击的原因尚不完全清楚,因此今天发表在《科学报告》上的一项新研究很重要。

自从这篇新论文的合著者、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科学家理查德·塞恩(Richard Shine)开始研究海蛇以来,他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动物有时会靠近他,而不是游开。

“海蛇对潜水员的频繁‘攻击’一直让我感到困惑,”Shin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道。“蛇为什么要攻击一个不能吃的人呢?”

这项新研究试图回答这个问题。这项研究的数据是由该研究的合著者、CSIRO的研究员蒂姆·林奇(Tim Lynch)收集的。在长达27个月的潜水研究中,林奇仔细记录了大堡礁南部海蛇的行为。奇怪的是,这些观察是在1993年到1995年之间进行的,这促使我问Shine,为什么他的团队的数据如此古老。

Shine讽刺地回答说,“你可以怪新冠病毒,”因为全球大流行实际上是让这一切成为可能的原因。林奇在2000年为他的博士论文收集了数据,Shine知道了这项工作,并想在自己的海蛇研究中引用它。Shine解释说,这些数据从未在同行评议的文献中发表,所以“当COVID使实地调查无法进行时,我手头上有一些时间,我联系了蒂姆,我们同意一起将其撰写出来发表。”

作为野外研究的研究对象,剧毒的橄榄海蛇是可怕的。它们是最大的海蛇物种之一,成年雌性的身长可达6.5英尺(2米),体重可达6.6磅(3公斤)以上。雄性只稍微小一点。这些游动的蛇一生都在水下生活,广泛分布在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的热带水域,以蜗牛、鱼类和甲壳类动物为食。在它们攻击潜水员时,海蛇会做出快速而不稳定的曲折动作,这与它们正常的游泳行为非常不同。

在实地考察期间,林奇在158次遭遇中有74次被海蛇接近。当海蛇在他周围游动时,它们经常在林奇的尸体附近弹舌头。雄性比雌性更频繁地接近他,而且在一起的时间也更长。

相互作用最频繁的时间是5月到8月,这正好是海蛇的交配季节。研究人员在研究报告中写道,在交配季节,“雄性大部分时间都沿着珊瑚礁边缘快速游动,向它们遇到的任何雌性求爱”,而雌性“通常会躲在珊瑚缝隙中,或迅速游开,逃避这些求爱尝试”。

在13个不同的场合——都是在交配季节——海蛇以高速冲向林奇。令人不安的是,雄性在几次情况下会把自己盘绕在他的鳍上——这种行为在性互动中很常见。

研究表明:“当一只正在求偶的雄性与正在追赶的雌性失去联系、与竞争的雄性发生互动、或者一只潜水者试图逃离一只雄性潜水者时,雄性潜水者迅速激动地靠近,很容易被解读为‘攻击’。”

雌海蛇也向林奇发起攻击,但它们只有在被雄海蛇追赶或与好色的雄海蛇失去联系后才会这样做。

综上所述,这些观察使研究人员得出结论,海蛇表面上的攻击性行为并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

“橄榄海蛇所谓的‘攻击’是由于认错人,通常发生在雄性海蛇寻找雌性海蛇,或者雌性海蛇试图逃避雄性的爱慕时,”Shine解释说。

把人类潜水员当成潜在的伴侣可能看起来很可笑,但Shine说在水下很难看清。“似乎蛇很难区分物体,所以它们接近任何有趣的东西,这样它们就可以用舌头轻弹它,以获得更可靠的气味线索。”至于雌性海蛇的遭遇,科学家们认为这是又一个认错人的案例:雌性海蛇只是在寻找一个藏身之处。

这份新报纸很好,但我有几处吹毛求疵之处。我相信数据是好的,但让多个潜水员收集实地研究数据将是一个好主意。林奇个人的游泳风格或身体形态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海蛇的行为。拥有更多的最新数据也将是理想的,因为观察技术,以及其他方面,可能已经改善了多年。

也就是说,这项研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教训,因为这些发现可以挽救一名戴水肺的潜水员的生命。正如这篇论文指出的那样,“躲避蛇的潜水员可能会无意中模仿雌蛇求偶时的反应,鼓励雄蛇追逐”,所以“为了防止遭遇升级,潜水员应该保持安静,避免报复”。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1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