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曾有它的地盘!美洲豹“脱非入美”的壮阔迁移史

美洲豹(Panthera onca),一看名字就能知道,现在除了在动物园以外,就只能在美洲看到了,但其实美洲只是它们过去曾占领的地区的一小部分。从留下来的化石可以得知,美洲豹是从非洲启程,经过欧亚大陆一路移民到美洲的,在非洲、欧洲和亚洲都可以找到它们的亲戚留下的踪迹,而且分布非常广泛,只是后来它们都灭绝了,只剩下我们今天在中美跟南美可以看到的现生美洲豹。

横跨欧亚大陆,美洲豹壮阔的移民史!

科学家认为,美洲豹的祖先来自于非洲的原始大猫,它们在更新世早期时几乎同时进入了欧洲和西亚洲,在地中海的意大利、希腊和荷兰等地区都有找到它们的化石;后来在更新世早期的末端,海平面因冰期而下降的时候,它们又从俄罗斯西伯利亚东岸与美国阿拉斯加西岸之间的白令陆桥扩散到了北美洲,最后在更新世的中期从北美走到了南美洲,完成美洲豹横越几个大陆的旅程。

这些在更新世留下化石的美洲豹亲属全都被归纳于欧美洲豹(Panthera gombaszoegensis)这个种,也是现生美洲豹最亲近的亲属,甚至是它们的祖先。它们虽然与现生的美洲豹非常相似,但也有一些形态上的差别:现生的美洲豹拥有非常结实的牙齿,尤其是小臼齿,而上犬齿侧面的直槽则退化了;而欧美洲豹的牙齿结实度比现生美洲豹低,犬齿上的直槽也都还在。不过,也有些科学家主张这些化石与现生美洲豹的差异,不足以让它们成为一个新的物种,而把它们归类为美洲豹的一个亚种 Panthera onca gombaszoegensis。

在更新世早期的初到中段生活在欧洲的欧美洲豹属于 Panthera gombaszoegensis toscana 这个亚种,它们的体型比较小;而到了更新世早期的末端及更新世中期的初段,在欧洲的欧美洲豹则归类为 Panthera gombaszoegensis gombaszoegensis,它们的体型最大,牙齿也比其他亚种结实。在更新世早期快结束时到达美洲的欧美洲豹则属于 Panthera gombaszoegensis augusta。

而在我们身处的亚洲,从更新世早期的初到中段,在西部的乔治亚、中部的塔吉克斯坦和南部的巴基斯坦都有欧美洲豹的身影。德国的研究人员因为观察到在乔治亚(Georgia)发现的化石的牙齿比其他的亚种细长而不结实,体型也比较小,而以它为模式标本,在 2010 年发表了 Panthera onca georgica 这个新的亚种。

在 2020 年,中国的一个研究团队则觉得欧美洲豹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物种而不是现生美洲豹的亚种,而重新把化石归类在 Panthera gombaszoegensis georgica;而且他们发现,在亚洲的欧美洲豹化石都跟乔治亚的模式标本有相同的特征,所以把它们全都归类为同一个亚种,跟欧洲的欧美洲豹区分开来。

美洲豹在欧亚绝迹,与花豹当上一哥有关?

欧美洲豹和现生的美洲豹最大的差别在于牙齿的形态,因此推测跟它们的食性息息相关。现生美洲豹喜好捕猎有坚硬鳞片或硬壳的动物,如犰狳以及凯门鳄,为适应这个偏好,欧美洲豹在到达美洲以后演化出了较强壮的小臼齿和比较退化的犬齿直槽。反之,在欧美洲豹曾经生活过的欧亚大陆并没有犰狳,而且在亚洲南部的鳄鱼体型较大,超出欧美洲豹可以捕杀的范围,因此它们的食性可能较广泛,不像现生的美洲豹一样偏好有硬壳的猎物,因而还没演化出更结实的牙齿,齿槽也没有完全退化。

由于欧美洲豹的食性广泛,和花豹(Panthera pardus)相近,而且它们在欧洲和亚洲都有共存过的纪录,因此有研究人员推测,它们之间很有可能曾经出现资源上的竞争,是导致欧美洲豹最后在欧洲绝迹的其中一个因素。穴狮(Panthera spelaea)、斑鬣狗(Crocuta crocuta)及直立人(Homo erectus)也可能是欧美洲豹的竞争者之一。

在亚洲,欧美洲豹确切的化石纪录最晚只到更新世早期的中段;而在欧洲,在四十五万到三十万年前这段期间,欧美洲豹就变得比以前稀少,直到在三十万年前完全消失。在这以后,欧洲的花豹不只数量增加、体型变大,分布也变得更广,

生物自古分布变化多,化石乘载迁移史

美洲豹曾经在好几个大陆上生活过,现在却只能在美洲找到它们的身影,我们只能以化石纪录来推测它们扩散的路径和灭绝的原因。其实大部分生物的分布都不断地在变化,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它们曾经生活过的范围的冰山一角而已。

经历过数百万年的扩散、海平面的升降和大小型的灭绝事件,只有化石纪录才能告诉我们现在的生物是从哪里来,曾经在哪些意想不到的地方生活过,又为何消失。因此,只有借着化石回到过去,我们才能看到不同的生物曾经在什么环境与压力下生存、跟哪些生物共存,又会因哪些因素而灭绝,真正了解一个物种与环境及其他生物之间的关系。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2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