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证实:“鬼打墙”真的存在

当运气不好的角色在绕圈圈走路的时候,探险故事或是恐怖电影总会将观众的情绪瞬间拉到高潮。

打个比方,The Blair Witch Project(美国九零年代的恐怖纪录片,电影叙述三位学生到马里兰山里拍片,但不幸迷路后在人间消失)这部纪录片里,倘若这些学生可以有办法延着直线在森林内寻找出路,这部纪录片的恐怖程度一定会减半。然而,无法正确的导航是真的,还是编剧为了剧情所拟写的故事而已?最新的研究指出,当人类缺乏地标指引的时候,将倾向于绕圈圈走。

本研究的第一作者,德国杜宾根 Max Planck 生物模控学研究所的心理学家 Jan Souman 指出,这研究的想法启发自于德国一部科学电视节目,名为“顶球”(德语 Koftball,用头顶足球的意思),此节目主旨在于回答观众提出的问题。这节目的制作人连络在研究观感与动作的 Souman 和其工作伙伴,以寻求他们的协助,证实“人会绕圈圈走路”这个传闻是否是属实。 Souman 指出,“我们真的不知道,不过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此,这群科学家和此节目合作,结果于 2007 年播出。

其中一个研究邀请了十五位志愿者,蒙着眼睛并携带着全球定位系统接收器(GPS),尝试以直线方式穿越大草原。大部分志愿者缓慢的行走,有时候会绕着圆圈走路,而圆圈的最小直径至少有二十公里。然而,曾经有学者指出,绕着圈子行走或许是因为受试者两脚之间的力量和双脚之间的长度有微小的差异,而造成一个人偏向左或右旋转的趋势。

然而,在 Souman 的实验中,绝大部分的受试者并没有强烈向左或向右转的趋势。虽然受试者的双脚确实有施力上的差异,研究人员发现,这些差异和受试者旋转的倾向并没有相关型。此外,当研究人员利用十二毫米厚的鞋底,显著性的夸大受试者两脚之间的长度的同时,他们并没有发现系统型的左右偏的倾向。

这研究结果告诉 Souman,人类偶尔绕着圆圈行走的原因和大脑有关系。当人类被蒙着眼睛的时候,大脑必须藉由有限的资讯来计画一条直线的路线,包括了来自前庭系统(Vestibular system)的讯息传入-一个可以告诉大脑平衡感、肌肉和关节动作的感受器。 Souman 指出:“所有讯息都有少许的误差。”简单而言,这就是造成人类随机照着曲折的路线行走的原因。然而有时候,一些特定方向的错误讯息传入,就会使我们绕着圈子走路。

Robert Klatzky,一位宾州匹兹堡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in Pittsburgh, Pennsylvania)的心理学家称 Souman 提出的解释“非常简练确切。”将时间点拉回一九二零年代,当时的研究就已经发现,当无法看见的时候,人类原本笔直的路线会让人产生偏移的倾向。她指出,在那没有全球定位系统(GPS)的年代,研究人员无法长时间和远距离的监控受试者是否有绕着完整的圆圈行走。

然而,当人们可以看见他们行走的方向时,这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Souman 和他的工作伙伴同时也监控受试者在看得见,但却不熟悉的环境下的步行路线,也就是在德国的一个森林和要感谢制作单位安排位于突尼西亚的公费郊游--沙哈拉沙漠。在森林里,受试者只有在阴天的时候会绕着圈子行走。当太阳可以被看见的情况下,受试者可以多多少少延着直线行走好几个小时。在晴空万里的沙哈拉沙漠亦有相同的结果。 Souman 指出,视觉的线索,例如太阳和影子可以让人类克服绕着圈子走的倾向。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2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