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用蝙蝠粪便的食肉植物

一个不打猎的捕食者很难存活。所以当生物学家在婆罗洲发现这种不太擅长抓虫的捕虫植物时,感到非常的困惑:它们到底吃什么过活?一项新的研究指出,或许是蝙蝠大便。这种谜样的植物,给小蝙蝠打造了一个温暖的窝;而蝙蝠将大便排在东道主的消化液里头。

1980年代,生态学家Jonathan Moran当他还是博士生时,首次发现了莱佛士猪笼草(Nepenthes rafflesiana)有些古怪之处。大多这类的植物,都有几公分深的叶杯,里面装有能发出吸引飞虫气味的液体,杯缘有紫外光花纹装饰。当昆虫被骗进叶杯,溺死在消化液的底部,植物就吸收其中的氮,以补充生长地贫瘠土壤中缺乏的营养。然而,Moran注意到N. rafflesiana elongata这种植物并不擅长捕虫。它的叶杯长而窄,也缺少香味及鲜艳的斑纹。相较之下,补到的虫子远少于其他大多的猪笼草。

大约二十年前,文莱大学的生态学家Ulmar Grafe,在闷热的泥碳森林里,搜寻栖息在水杯植物(指有构造可以盛水的植物)中的蝌蚪时,他和他的学生,发现有蝙蝠卷窝在N. r. elongata的叶杯里。研究人员只把这件事视为偶然,直到几个月之前,当Grafe读到Moran早期研究古老猪笼草时。 “一切突然明白了”Grafe回想起来,“我说‘就是这个!蝙蝠跑到叶杯里作了些什么’”。

七个礼拜,每天巡视叶杯,Grafe和他的团队,发现223株N. r. elongata植物中,超过四分之一会有蝙蝠栖息。而这些蝙蝠全都是哈德威克毛蝙蝠(Kerivoula hardwickii)。这种小于四公分的哺乳类,对于自己的栖身之所非常的挑剔。为了追踪它们休眠的位置,研究团队在17只蝙蝠背上,黏上一个比回纹针还轻的无线电发报器。几天之后,发现蝙蝠只在N. r. elongata的叶杯中休眠。此外,母蝙蝠甚至会和自己的小孩挤在同一个叶杯里。

N. r. elongata被研究得很彻底,尤其是和蝙蝠的关系。这种植物有个「房间」可供一至两只蝙蝠栖息在消化液上方;而叶杯的联外的通道很窄,所以蝙蝠可以自己挤进去,而不用很费力攀附在黏滑的表面。虽然蝙蝠休眠时,有头朝下的习惯,他们或许也有大多蝙蝠上厕所时,转身的习惯。

这种经营旅馆的植物也活得很好。藉由少量同位素追踪,叶杯有比其他叶片多过13%的必须营养氮源。事实上,这种植物有三分之一的氮来自蝙蝠粪便。

哈佛大学研究食虫植物的生态学家Aaron Ellison说“这真是个很酷的自然史故事”。但他认为假如只有追踪来自叶杯的蝙蝠,会忽略掉其他可能利用其他栖所的蝙蝠,而高估了叶杯的重要性。

然而,现在已经是加拿大皇家大学教授的Moran认为,这个谜团已经解决了。就在去年,他和他的同事,描述了一些猪笼草会利用树鼩鼱的粪便作为氮源,同时,他也在猜想,是否蝙蝠也如此。事实上,捕虫植物并非全然如生物学家过去所认为的食虫。 120种Nepenthes猪笼草被彻底的研究后,Moran预期,会有更多令我们惊叹的发现。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2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