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药典籍中的 3 种水蛭干,内服的抗凝血程度大不同

中药水蛭典籍考


中国最早的中药学著作,成书于秦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当中,就描述了水蛭做为药材内服的药性为“味咸,平。主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瘕,积聚,无子,利水道”;明代李时珍编著的《本草纲目》中,则记载水蛭做为内服药,主治漏血不止、产后血晕、坠跌打击等,与“血液瘀积”或“局部循环不良”有关的病症。

值得一提的是,《神农本草经》将药分为三品,无毒的称上品为“君”,毒性小的称中品为“臣”,毒性剧烈的则称下品为“佐使”,而水蛭记载于下品当中,可见其毒性之强烈。

浅谈中药典籍中的 3 种水蛭干,内服的抗凝血程度大不同
在《神农本草经》中,水蛭被分类为毒性强烈的“下品”。(清朝顾观光之辑本)

不过仔细想来,全世界的淡水栖的蛭类数百种,在中国境内也有数十种,食性上也有捕食性和吸血性之别,可以做为药材的蛭类理应有所局限。

所幸,随着历代中医著作的考据和修订,南北朝时期的中药典籍,已经将生于山中的陆生蛭类排除在药材外;唐朝五代时期的中药典籍,则订定“仅使用水中且个头较小的蛭类”。

而后至清朝时期,中医典籍里最终做了定论,认为仅有“吸食人畜血液又个头小的淡水栖蛭类”可做为药材,甚至更点出其形态为“色黄褐,间黑纹数道,腹微黄,背隆腹平,中阔,两头尖,都有嘴呐者,可引可缩”。

浅谈中药典籍中的 3 种水蛭干,内服的抗凝血程度大不同
中国药典规范做为水蛭药材之一的日本医蛭
浅谈中药典籍中的 3 种水蛭干,内服的抗凝血程度大不同
中国药典规范做为水蛭药材之一的尖细金线蛭

中药水蛭哪种好?

然而,中药典籍对水蛭这一味药材的描述如此,民间的理解和采集的种类却不尽然相同;而且即使民间理解所采集的种类不同,在用药习惯上也经常不分。

于是,考量中药市场上流通的水蛭药材和不分种类的用药习惯之事实,自 1963 年我国政府公布的《初版中国药典》乃至后续修订的所有版本,都认定水蛭这一味药材里可包含“水蛭”(日本医蛭 Hirudo nipponia,以哺乳动物血液为食)、“蚂蟥“(宽体金线蛭 Whitmania pigra,主要以淡水螺类为食)、以及“柳叶蚂蟥”(尖细金线蛭 Whitmania acranulata,主要以水栖寡毛类为食)三种淡水栖蛭类,反而忽略了历代中医典籍所归纳的“仅有淡水栖吸血蛭类才可做为水蛭药材”的智慧。

事到如今,即使同样是水蛭药材,但所用的种类不同,破血化瘀的药性也就有所差别。 2015 年版的《中国药典》当中,在主成份和重金属与黄麴毒素等品管规范之外,还特别为水蛭药材中的三种蛭类,订出各自在每克干重中,抗凝血酶活性的最低标准。

不意外的,由于这三种蛭类当中仅有日本医蛭以血液为食,因此规范“日本医蛭”每克干重中的抗凝血酶活性,至少应为 16 单位,而“宽体金线蛭”和“尖细金线蛭”每克干重中的抗凝血酶活性则仅至少应为 3 单位;显而易见,日本医蛭的水蛭干和另两种金线蛭的水蛭干,在抗凝血能力的药效上有极大差别。

正因为水蛭这一味药材在种类上的歧义,我国的蛭类学者杨潼认为,应该将“宽体金线蛭”和“尖细金线蛭”这两种非吸血蛭类,排除在水蛭这一味药材之外。

另亦有学者与有识者认为,应该在《中国药典》中,将水蛭这一味药材区分为“水蛭”和“金线蛭”两类;前者应为日本医蛭和菲拟医蛭、颗粒牛蛭、湖北牛蛭等各种“淡水栖吸血蛭”的集合,后者则是宽体金线蛭、尖细金线蛭及光润金线蛭这三种“捕食性蛭类”的集合。

如此一来,中医用药时便能够根据病症严重程度,选用药性强弱不同的水蛭药材。

进入成药里的中药水蛭

即使水蛭药材中所含种类不一,近三十年来,中药领域里水蛭药材的利用与重要性依然呈现倍数成长。

据悉,1980 年以前,我国每年水蛭销量不及 20 吨,但 1990 年后期,水蛭因用于生产新药而销量大增,于是供货量和需求量便双双鹊起,至今依然不歇,甚至让蛭类养殖自本世纪初,成为兴盛的特种养殖事业,不但在我国农村兴起热潮,也影响了马来西亚和越南的农村。

自世纪之交以来,水蛭药材除了以传统方式用在中医治疗之外,以水蛭为主要成份的中成药,如:脉血康胶囊、活血通胶囊、血栓心脉宁胶囊、芪蛭通络胶囊、通心络胶囊、蛭丹络活胶囊、蛭龙血通胶囊、蛭芎胶囊、欣复康溶栓胶囊、速溶治栓汤、韩氏瘫速康、芪蛭降糖胶囊、血脉宝⋯⋯等多种产品,也陆续在中国问市。

这些成药多半主攻破血、逐瘀、通脉止痛、防治心脑血管疾病,不仅有改善血液循环、加快血流速度、促进新陈代谢、降低血液黏度、保持血管弹性等保健效果,甚至宣称能治疗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关节炎、肝炎、肝硬化、老化、肾病、癌症等多种适应症。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2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