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学家终于仔细研究了恐龙的泄殖腔

尽管发现了大量的恐龙化石,从骨头到羽毛,但在化石记录中几乎没有能解释恐龙排便、排尿或交配的化石。值得庆幸的是,这三种情况都发生在同一个地方,研究人员现在已经对恐龙泄殖腔保存下来的外部进行了第一次全面的观察。

这种特殊的泄殖腔是在一种鹦鹉龙标本上发现的,鹦鹉龙是一种白垩纪恐龙,看起来像鹦鹉和蜥蜴的杂交体(并非巧合,鹦鹉龙也是这个意思)。从中国东北辽宁出土的这只恐龙,大部分皮肤和外部特征都被保存了下来,从它尾巴上长出的浓密的鬃毛,到它神秘的泄殖腔周围的色素沉着,让研究人员生动地了解了这只恐龙生活时的样子。他们对后孔的分析发表在今天的《当代生物学》杂志上。

“泄殖腔的所有魔力都发生在体内,”布里斯托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古生物学家雅各布·文瑟(Jakob Vinther)在视频通话中说,他也是最近那篇论文的主要作者。“它的外观毫无特色,但里面却有各种各样令人惊叹的东西,因为它是一个多功能的开口。”

诱人的是,只有泄殖腔的外部被保存了下来。内部——至少在现代生物中——是更独特的进化形成的地方,在恐龙的阴茎和阴蒂(如果它们存在的话)将会被发现。(令笔者惊讶的是,恐龙的阴茎从未被发现)。这些遗骸是黑色和酒红色的点画组合,看起来与拉斯科洞穴壁画没什么不同。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处浅褐色斑点,这是一种从未见过天日的恐龙粪便。

除了成为许多旧石器时代笑话的笑料外,看到恐龙泄殖腔的内部还会让我们对恐龙的交配有一个新的认识。如果不看内部,就不可能知道恐龙是否像人类一样与插入性器官交配,或者它们是否像许多现代鸟类那样参与了泄殖腔接吻,即雄性将自己的泄殖腔抵在雌性的泄殖腔旁边,然后直接射精。

根据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专门研究性生殖机制的生物学家黛安·凯利(Diane Kelly)的研究,泄殖腔之吻基本上是鸟类“为了使卵子受精而陷入将精子进入雌性体内的整个系统中”,但它们找到了另一种方式。一些鸟类(包括鸵鸟和鸭子)确实用阴茎性交,所以我们知道这两种进化技术都有其起源。但我们是如何从史前恐龙的洞穴进化到现代鸟类的泄殖腔的呢?辽宁的鹦鹉龙标本是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最好的标本。

如果说泄殖腔的喷口是这块化石最吸引人的地方,那么它的邻近就引发了更多的问题。首先,鹦鹉龙的泄殖腔周围有黑化的图案——想想狒狒辉煌的背后,尽管恐龙的背后可能是黑色或铁锈色的。此外,通气孔两边的肺叶都肿胀了,这表明腺体可能是用来发出嗅觉信号的。

凯利在电话中说:“我们可以对它们相互交流的两种可能方式做出一些推论,这是我们在活体动物身上看到的方法。”“我们不是凭空编造出来的。这是我们在活体动物身上看到的两种信号方式,使用的也是身体的同一区域。”

要知道泄殖腔的确切功能是不可能的,但文瑟说,这些迹象指向性用途。凯利说,鳄鱼外部有结构相似的阴沟,但没有着色的阴沟。气味机制的可能性确实表明,一些恐龙可能会嗅对方的屁股,但目前还没有太多的证据。要想弄清楚这个系统的内部结构,还需要未来的化石发现,这才是真正有趣的地方。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