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栖主义:我受益,你不受益,都挺好

自然界中生物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不同物种的生物偶尔需要合作来完成任务。有时,一种从另种生物那里得到好处,但另一种生物却没有意识到它所提供的服务。

生态学家称这种合作形式为“共栖主义”,它是指两种生物共居,一方受益,另一方无害或无大害。例如,共栖主义和寄生不是一回事,寄生是指一方(如寄生虫)生活在宿主的身体上,只有一方真正受益,而另一方经常受到伤害;和互惠互利也不完全一样,互惠互利是指双方都能从合作中获益(比如蜜蜂和花)。

“我最喜欢的一种共栖关系是鸣角鸮和盲蛇的关系,”国际野生景观交流与发展主管阿曼达·希普斯(Amanda Hipps)说,“鸣角鸮胃活盲蛇给雏鸟吃。一些没被吃掉的蛇会钻到巢穴里吃它们在那里找到的昆虫幼虫,这些幼虫很可能寄生在雏鸟身上。与没有盲蛇的巢穴相比,在有盲蛇的巢穴中长大的雏鸟生长更快,死亡率更低。”

三种共栖主义的主要类型

所以,尽管我们并不完全了解这种关系中两种之间的关系——谁受益谁不受益——但我们可以观察到三种主要类型的共栖主义:

寄居指的是一个物种生活在另一个物种的身上或体内(比如我们体内的肠道细菌),或者生活在另一个物种创造的巢穴或洞穴内。

例如,原产于美国东南部的沙漠地鼠龟(Gopherus polyphemus)会挖很长的洞穴,其中一些可以达到40英尺(12米)长。据记录,其他数百种动物也生活在这些洞穴内,有些动物甚至进化到需要地鼠龟的洞穴才能生存。这些共栖动物大部分是昆虫。

“有14种已知的昆虫完全依赖地鼠龟,”希普斯说,“有一种蛾,专门以死去的地鼠龟壳的角蛋白为食。其余的13种昆虫被称为专性无脊椎共栖动物。其中一些以地鼠龟的粪便为食,另一些以害虫蝇或龟洞内的其他有机物为食。我喜欢把它们看作是为地鼠龟提供的家政服务。虽然它们对地鼠龟的影响还不清楚,但它们可能会降低龟和其他也利用洞穴的脊椎动物的寄生虫负荷。”

另一种共栖主义被称为后继共生,是指一个有机体无意中为另一个有机体形成了栖息地。例如,蛆虫需要生活在某个地方,通常是在死去的动物的尸体上。类似地,啄木鸟(Melanerpes uropygialis)在仙人掌的洞里筑巢,寄居蟹则在腹足类动物的废弃壳里保护自己。

搬运共生是指一个动物附着在另一个动物身上,以便搭顺风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例如,线虫或螨虫靠自己是走不了多远的,除非它爬到蜜蜂或苍蝇身上。螨虫从这种交换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蜜蜂并没有从这种互动中获益或受损。

虽然共栖对某些生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但对于处于压力之下的生态系统来说,这可能是非常棘手的。

“最终,我认为在一个生态系统中有更多的共栖主义可能会使一个生态系统更加脆弱——如果你失去一个物种,你可能会失去另一个,”希普斯说,“如果地鼠龟灭绝了,我们无疑也会失去其他物种。”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