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堡礁的大规模珊瑚白化死亡事件都是因极“水下热浪”所引起的

“水下热浪”的频率

不管你先前是怎么看待全球暖化或是气候变化,目前对于人类来说最重要的是它正在对我们地球上的海洋环境产生直接且戏剧性的影响,劳伦·纳德勒博士说:“比未来气候变化更紧迫的是,我们现在已经在世界各地中看到极端“水下热浪”的频率及严重程度已经越来越高”,纳德勒博士是新南威尔士大学(NSU)哈尔莫斯艺术与科学学院的助理教授,他也是这一主题的一项研究作者,你可以在eLife科学杂志线上找到这项研究。

提高生活环境的温度来帮助研究

劳伦·纳德勒和一组研究人员从澳洲的大堡礁北部采集了两种常见的珊瑚礁鱼类—五线红雀鱼和红腹黄尾梭鱼,以此进一步记录海洋温度升高对海洋生物的影响,接着,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可控制的条件下,逐渐将温度提高了摄氏3度,也就是高于该地区夏季的平均温度,不过也别担心,这并不会把鱼煮熟,单纯只是提高了它们生活环境的温度而已,如此一来研究人员就可以在四周内真实地量测每个物种对这些温暖环境的反应。

研究人员指出,这些“水下热浪”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导致了海底温度比平均季节气温高出摄氏5度左右且还可能持续数周的时间,而温度的升高则会导致这些礁鱼生理迅速地变化,接连着产生长期的生存影响。劳伦·纳德勒博士说:“我们发现梭鱼对温度升高的反应极为敏感,它们鳃的形状、结构和血液参数几乎是立即性的发生变化,然而红雀鱼的表现较为延迟,对高温的适应能力也较高。”

珊瑚白化死亡事件都因夏季热浪引起

这项研究的合作作者是夏威夷大学夏威夷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助理研究教授,他表示:“更重要的是,我们确定了这两物种的七个参数,这些参数可能是有帮助的生物标志物,来用于评估珊瑚礁鱼类应对温度升高的速度和程度。”纳德勒博士说:“我们的发现大大提高了我们现在持续施予给海洋的热威胁和干扰生物生理反应的理解,包括分类出哪些物种可能处于最危险的状态。”

该研究小组强调,鉴于全球热带珊瑚礁的迅速衰退,包括2016年、2017年和2020年大堡礁上反覆发生的大规模珊瑚白化和死亡事件,这项研究是及时的,所有可怕的现象几乎都是由夏季热浪所引起的,研究人员的这项发现对科学家非常有帮助,甚至对管理者、保护规划者和负责保护重要生态系统(如珊瑚礁)的政策制定者以及依赖珊瑚礁提供食物、文化、工作和生计的社区都能达到效果。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zirankexue/shengwu/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