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治疗瘟疫的医生是所有人的噩梦

17世纪治疗瘟疫的医生是所有人的噩梦

在1650年代意大利的黑死病爆发期间,照顾病人的医生,因为身着奇怪而可怕的制服而受到嘲笑。

尽管当时肆虐南欧的鼠疫的破坏力不如14世纪的黑死病,但据估计,在这10年里,意大利及其周边地区的死亡人数超过了100万人,最严重是在1656年到1658年之间。没有人是安全的,,意大利人认为绝望的时期需要绝望的措施,所以他们让医生穿上最疯狂的服装。

瘟疫医生的服装

首先,这些医生戴着口罩,但不是普通的口罩。那是一张鸟一样的面罩,戴着护目镜和大礼帽。他们穿着又长又黑的长袍,戴着沉重的手套,拿着用来指东西的警棍,也许是因为戴着面具很难听到他们说话吧。这段时间来意大利访问的德国游客保罗·弗斯特(Paul Fürst)写到了意大利医生打扮成令人毛骨悚然的鸟人的古怪习俗。

尽管15世纪的德国人,和我们一样,认为这件衣服看起来有点过了,但这是有原因的,即使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原因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人们认为,鼠疫医生的所有服装,尤其是面具的形状,都可以为医生提供保护,”研究中世纪医学和宗教的历史学家温斯顿·布莱克(Winston Black)介绍说,“然而,这种保护并不是防止病人身上的病菌。当时的医生们认为某些疾病,比如鼠疫,是由有毒的空气瘴气引起的。”

疾病的瘴气理论

瘴气,也被称为“坏空气”或“夜间空气”,被认为是由腐烂的有机物质散发出来,通过人们的呼吸系统或皮肤感染人们。当然,水污染、卫生条件差和定居点缺乏卫生设施是导致19世纪之前大多数流行病的真正原因,但他们怎么知道呢?他们没有解决这些问题,而是花时间打扮自己的鼠疫医生服装。

布莱克说:“根据对鼠疫医生的一套指导,斗篷和帽子应覆盖全身,并由涂了油的摩洛哥皮革制成,以防止瘴气进入毛孔。最重要的元素是长长的、有喙的面具。它被装满了甜的或有强烈气味的草药,被认为可以阻挡或过滤掉瘴气。最受欢迎的草本植物之一是苦艾,它是苦艾酒的主要成分,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气味。这种口罩也可以装上泡过醋的海绵,因为强烈的醋味也被认为可以阻挡瘴气。”

瘟疫医生的生活

除了被德国人取笑之外,我们对17世纪的瘟疫医生知之甚少。我们最好的理解是,他们是公务医生,在大城市为城市政府或君主政体工作。它们可能在罗马、米兰等南欧城市最为常见,有些甚至可能在法国南部很活跃。

“因为他们是公务员,他们本身可能没有‘客户’,”布莱克说,“在瘟疫爆发时,他们会在城市里四处走动,决定哪些房屋应该上锁,哪些社区应该隔离,等等。”

鼠疫医生真的穿这种衣服吗?

尽管17世纪南欧鼠疫爆发时确实有医生照顾受害者,但在真正的鼠疫爆发时,真的有人穿这种衣服的证据并不多见。我们拥有的大多数都是讽刺作品和图像,比如政治漫画。

布莱克说:“最受欢迎的是格哈特·阿尔岑巴赫(Gerhart Altzenbach) 1656年的版画《来自罗马的鸟嘴医生》(Doctor Beak from Rome),这说明很少有人把它们当回事,大多数人用它来比喻意大利人。”

法国皇家医生查尔斯·德·洛梅(Charles de Lorme)的描述,是我们能够证明这套衣服存在的最好证据。德·洛姆有时会因为发明了这身行头而受到赞扬,但布莱克认为,这可能不太可能:“早在16世纪后期,就有关于医生戴防护口罩的描述。也许德·洛梅应该为他创造了一套衣服来保护医生的整个身体而受到称赞。尽管这套服装是法国人发明的,但大多数其他欧洲人都认为它起源于意大利。”

但即使这种装束并不像我们现在想象的那么普遍,鼠疫医生的发展和他那令人毛骨悚然、愚蠢的服装仍然表明在这一时期医学和公共卫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布莱克说:“医生们对像鼠疫这样的传染性疾病有了更强烈的认识,越来越多的医生在公共部门工作,他们受雇为整个城市或社区的健康服务,而不仅仅是为个别富有的病人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