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利士人真的是野蛮的非利士人吗?

非利士人真的是野蛮的非利士人吗?

在旧约中,非利士人是以色列人的终极敌人,一个未受割礼的野蛮部落,意图毁灭上帝的选民。巨人歌利亚是非利士人,为强大的参孙剪头发的邪恶妖妇大利拉也是。

几个世纪以来,“非利士人”这个词甚至一直是粗鲁和没有文化的人的简称,比如,“想要削减艺术和音乐项目资金的学校董事会成员都是一群非利士人。”这个词最初是由17世纪德国一所大学的牧师创造的,他为他的基督教学生和镇上居民之间的争吵辩护,称没有受过教育的当地人和“非利士人”没什么区别。

但非利士人是否活该《圣经》中的恶名?这些统治加沙地带附近的沿海平原长达六个世纪之久的人是谁?巴勒斯坦这块土地的名字又是谁起的?

我们采访了以色列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考古学家艾伦·梅厄(Aren mair),他是历时数十年的腓力斯古城迦特(Gath)挖掘项目的负责人。正如梅厄解释的那样,圣经对非利士人有严重的偏见,希伯来圣经的作者需要把他们塑造成以色列的死敌和“终极的他者”,以便与以色列人所选择的地位形成对比。

然而,考古记录却讲述了一个关于非利士人的截然不同的故事。非利士人是一个高度文明的民族,他们经常与以色列人作对,但在几个世纪的文化交流中,他们也自由地与以色列人交往。

非利士人的神秘起源

《圣经》说,非利士人起源于埃及或克里特岛,在整个圣经的描述中,很明显,非利士人是外国人,他们崇拜异教神,经常对以色列人发动战争。

历史学家一致认为,非利士人大约在公元前13世纪和12世纪到达了圣经中称为迦南(大致相当于现在的以色列)的土地,这与青铜时代晚期和铁器时代早期相对应,但他们究竟来自哪里还存在争议。

就在30年前,人们一致认为非利士人是公元前1200年左右在地中海肆虐的神秘海洋民族之一。该理论认为非利士人起源于希腊,公元前1177年左右入侵迦南海岸,是一支具有凝聚力和破坏性的军事力量,它非常符合圣经对非利士人作为外来野蛮人的描述。

但是梅厄说,在非利士(古代非利士人居住的沿海地区的名字)的发掘中,并没有显示出那个时期迦南城镇被摧毁的记录。相反,梅厄和其他人认为,非利士人并不是一个具有凝聚力的单一文化,而是不同民族的混合体,除了迈锡尼的希腊人,还有埃及人和海盗,他们在地中海周围文明崩溃的时候来到了非利士。

“结果是(在非利士)形成了一种‘错综复杂的文化’,也就是你可能会说的‘地中海沙拉’,”梅厄说。

这些不同的民族迅速吸收了当地文化和该地区闪族语言的方方面面,该地区被广泛称为黎凡特。很快,被称为非利士人的混合文化融合成一个截然不同的民族,与他们的邻居以色列人截然不同。

从古代非利士墓地中发现的DNA证据表明,铁器时代的非利士居民的欧洲血统比该地区早期居民多14%,这支持了至少一些非利士人来自爱琴海的观点,但这些基因差异在短短200年内就消失了。这一DNA证据与圣经中的记载相违背,即希伯来人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与非利士人通婚。很明显,非利士人广泛的和他们的邻居通婚。

非利士文化和宗教

如梅厄在非利士城迦特所做的考古发掘,描绘了一幅铁器时代文化的图画,在许多方面都比以色列人优越。与君主制之前的以色列人相比,非利士人的定居点更加都市化,他们制作了更多精致的陶器,进行了更多的国际贸易。

“至少在铁器时代的早期,非利士人更先进,而以色列人是乡巴佬,”梅厄说。

当非利士人第一次到达迦南时,他们可能说着一种独特的语言,但是很少有文字片段能够提供关于这种语言的发音的线索。梅尔说,更有可能的是,许多语言最初在非利士使用,但由原始非利士人组成的不同群体最终定居在现有的闪族语言中,如腓尼基语和圣经中的希伯来语。

“我多年来一直梦想着发现一块非利士人的‘罗塞塔石碑’,上面有原始的非闪族语言,闪族语言和双语铭文,”梅厄笑着说,“但它还没有出现,我感觉它永远也不会出现。”

非利士人的宗教也同样笼罩在神秘之中。根据残余的非利士人寺庙和宗教雕像,非利士人女神的首领似乎被命名为大衮。在《圣经》中,大衮被误认为是一位男性神。

至于非利士人的饮食,它并没有圣经告诉你的那么不同和“不洁净”。是的,非利士人吃猪和狗,但一些以色列人也吃猪和狗。公元前930年所罗门王去世后,王国分裂为北部的以色列和南部的犹大。梅厄说,虽然犹大人不太可能吃猪肉,但以色列人没有那么严格。

“圣经中关于非利士人的叙述在意识形态上受到了污染,”梅厄说。“考古遗迹并没有强烈地表明非利士人是一个强大而凶猛的群体。这是因为圣经试图把以色列的敌人描绘成可怕、残暴的人,只有通过上帝的帮助才能战胜他们。”

然而,甚至有来自圣经的线索,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混在一起。《圣经》中的人物参孙战斗并杀死了大量非利士人,但他也爱上了一个名叫黛利拉的非利士人,而她最终背叛了他。梅厄说,考古发掘支持了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这两个民族的故事,他们有很多文化上的共性和交叉。

梅厄将其与现代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比较,他说:“这种用带刺铁丝将两种文化隔开的墙或栅栏的形象是非常值得怀疑的。”从外部看,他们被视为敌人,但他们经常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在文化上有很多共同之处。

巴比伦人征服后,非利士人被流放,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园。在随后的几个世纪里,他们独特的文化逐渐减少并消失,被其他与他们通婚的群体所吸收。

至于他们来自的地区,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平息了犹太的叛乱(公元132-135年),他将这块土地重新命名为巴勒斯坦,以减少犹太人与这片土地的联系。在1948年现代以色列成为一个国家之前,这块土地被称为巴勒斯坦,这是它古老的非利士时代的一个回声。现在的巴勒斯坦人是否是非利士人的后裔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它暗示了巴以冲突,即曾经被称为巴勒斯坦的土地属于谁,谁是最初的定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