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教主”,用自己最喜欢的水果创立了一个教派

“椰子教主”,用自己最喜欢的水果创立了一个教派

椰子树的梵文名称是kalpa vrishka,翻译过来是“给予生活所需一切的树”。在20世纪早期,一位名叫奥古斯特·恩格尔哈特(August Engelhardt)的26岁德国人从字面上理解了这个意思,他建立一个崇尚太阳的乌托邦教派,这个教派的信徒什么都不吃,除了椰子。

生于1875年的恩格尔哈特是一名对化学和物理心存不满的大学学生,后来成为一名药剂师助理。在那里,他深深沉迷于流行的“生命改革”(Lebensreform)运动,该运动反对德国不断推进的工业革命,推崇回归自然的理想。

他留着很长的胡子,也不怎么穿衣服。这两个特点都把他塑造成一个极端古板的欧洲社会中的嬉皮士。他公开谈论自己的信仰,尽管为此遭到了很多的嘲笑,但他仍然没有停止自己的精神追求。

1898年,他与人合写了一本书,书名是《无忧无虑的未来:新福音书》(a Carefree Future: the New Gospel)。这本书充满了他“理想”生活方式,甚至还有以“椰子母亲”、“椰子精神”、当然还有“如何成为椰子”为标题的诗歌。他希望能吸引志同道合的素食主义者加入他的旅途,到没有严格限制的南太平洋。

由于继承了一大笔遗产,恩格尔哈特有了资本去追求他迷恋椰子的梦想。他购买了Kabakon岛上185英亩(75公顷)的土地。Kabakon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岛,位于现在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他只带了1200本书,扔掉了所有的衣服,住在一个简陋的小屋里。他也购买了一个椰子和香蕉种植园,但从未真正赚过钱。

恩格尔哈特确信,悬挂在头顶上的明亮的热带太阳是宇宙的生命之源,而不穿衣服,使自己离健康生活更近了。他坚信大脑是人类最重要的器官,位于肠道黑暗深处之上,离太阳最近。因为椰子长在喜爱阳光的树的顶端,和人的头有一些相似之处,所以他认为椰子是地球上营养最丰富的果实,含有人体所需的一切营养物质。他就只吃椰子就行了。

椰子富含脂肪和碳水化合物,但缺乏维生素A、K、B6和B12,以及钙。一杯椰肉只含有3克蛋白质,相当于你每日所需的5%。假设一个椰子要喝三到四杯,恩格尔哈特每天要吃14个以上的椰子才能为他5英尺8英寸(1.7米)的身材提供足够的蛋白质。

并不是说知道这些营养数据会让恩格哈特望而却步。他认为人是一种热带动物,不打算住在称为房子的洞穴里,而是像亚当那样四处游荡,白天太阳打在他身上,晚上用天上的露珠做披风,恩格尔哈特认为,过这样的生活会使一个男人免疫疾病,会使他战胜死亡,像神一样。

恩格尔哈特自创的邪教被称为Sonnenorden,他写了很多信,最终说服了大约15个人加入他的阳光天堂。不要害怕疟疾,他在写给他的信徒的信中写道,阳光的温暖和椰子的治疗能力会治愈你的任何病痛。

其中两名皈依者特别值得注意。其中一位是24岁的素食主义者海因里希·尤肯斯(Heinrich Eukens),他被恩格尔哈特极端的生活方式深深吸引。另一位是马克斯·鲁佐(Max Lutzow),他曾是著名的柏林鲁佐乐团(Lutzow Orchestra)的指挥和演奏者。

尤肯斯热情洋溢地投入到崇拜太阳的 “只吃椰子教”中,但他的体质无法承受突然的变化。几周后,他就死了。该教派的其他追随者被震惊了,但他们坚持了下来。

另一方面,鲁佐与岛上的领袖相处得很好,但有一点是他带来了他的音乐收藏,经常演奏一些让恩格尔哈特心烦意乱的曲子。一次争吵后,鲁佐被困在一艘离海岸很远的船上,船上没有新鲜水果,他拒绝进食。当他回到陆地上时,他已经发烧得很厉害,最后在烈日下死去了。

其他小组成员则是有的中暑、溺水,当然还有疟疾,因为太阳绝对不能替代奎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至少有一名信徒被掉落的椰子砸死。

那些没有死亡的人逃离了这个岛,留下他们的首领独自生活。德国政府意识到恩格尔哈特的疯狂,竭力禁止其他任性的年轻人与他来往。

据恩格尔哈特自己说,他确信他的追随者死只是因为他们在饮食上作弊,用其他食物来源的杂质和毒素污染了他们的身体。但他的健康也每况愈下。一些照片是游客特意去拜访这个孤独的疯子拍的,照片显示,这个宗教领袖是一个长满胡须的皮包骨,他的皮肤上长出了损伤和畸形,清楚地表明他的营养不良。

最终,他也无法拒绝现代医疗服务,一位当地医生能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护理他,使他恢复健康。恩格尔哈特回报了医生的努力,逃回了自己的小岛,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被迫参军。

第二年,他作为战俘被俘虏,但从集中营中获释,至少部分原因是他明显患有精神病。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下去,直到1919年,他的身体再也不能忍受营养不良。据报道,他的尸体在海滩上被发现时体重不足70磅(31公斤),享年4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