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的真实历史,不仅是出色的战士还是卓越的舞者

斯巴达的真实历史,不仅是出色的战士还是卓越的舞者

斯巴达(Sparta)曾经于公元前五世纪短暂的统治过古代世界。这个古希腊城邦以出色的战士,严酷的纪律和军国主义闻名于世。事实上,现代人几乎不太可能了解一个“真实”的斯巴达,流传于世的关于斯巴达的历史,都是非斯巴达人,甚至是斯巴达的敌人,尤其是雅典人写的,没有任何一个斯巴达作家所写的文字流传下来。

这种非斯巴达人所写斯巴达历史,肯定会代入作者的思想偏见与政治偏见,因此现在我们知道的斯巴达历史亦真亦假,历史学家称之为“斯巴达海市蜃楼”( Spartan mirage),现在对斯巴达社会的看法出现两个极端:斯巴达要么是一个平等和谐的乌托邦社会,要么是一个反乌托邦的极权主义政权。也可能两者都不是,因为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任何一种观点。

斯巴达的公民权

与之相反的,雅典是唯一被记录下整个历史的希腊城邦,当你比较一下历史记载中的雅典与斯巴达,会发现有很大不同。其中最大的区别是,雅典是一个民主国家,每个公民都有权投票和在政治机构中任职,而斯巴达是君主制,而且同时有两个国王。公民身份不是天生的权益而是一种特权,只有通过被称为Agoge的军事培训系统的成年男性才有资格获得公民身份,被淘汰者会被标记为“劣等”而失去公民身份,同时被剥夺投票和在任何政治机构任职的权利。

斯巴达是军国主义国家吗?

单纯把斯巴达描绘成全民皆兵并不太公平。其实在古希腊各城邦,军国主义世界观是普遍存在的,每一位公民都应该同时是一名战士,都应该为国家而战,临阵脱逃是很严重的罪行,即使在雅典也是如此。

但在斯巴达,确实是把士兵职业化了,每个斯巴达男人,从幼年开始就要在Agoge系统中接受军事培训,培训非常严酷,甚至与不给他们食物而让他们去偷窃,如果被抓就要被残酷殴打。

在Agoge系统中训练项目中包括跑步、摔跤、拳击、掷标枪、射箭,甚至还包括舞蹈。斯巴达男青年也是卓越的舞蹈家,他们精心排练的群舞,是招待来访的其他国家政要的必不可少的节目。但是,作为斯巴达人,舞蹈并不仅仅是艺术的表现形式,也是一种帮助士兵在行进时保持步调的军事演练。

斯巴达的种姓制度

斯巴达的社会组织是一个金字塔形,最顶部是斯巴达公民,他们职业是战士,从来不事生产,在他们的下面是庇里阿西人(Perioikoi),意思是“住在附近的人”,他们来自斯巴达附近的几十个较小的城镇和村庄,是自由人,主要从事手工业,生产盔甲,纺织品和青铜器等。在公元前七世纪至六世纪初,来自庇里阿西人的手工艺品风靡当时的古希腊,当时最好的象牙制品和青铜器都来自庇里阿西人。

斯巴达社会的底层是黑劳士(Helots),意思是是“被俘虏的人”,主要来自附近的美塞尼亚原住民,他们在公元前七世纪被斯巴达人入侵并击败了。他们是奴隶阶层,从事从农业到建筑业的一切体力劳动。但也有研究认为,黑劳士更像是中世纪的农奴,被奴役但并没有被限制自由。

斯巴达的妇女权利

在雅典,妇女地位低下,雅典政治家珀里克利斯(Pericles)曾有句著名的话:“一个女人最大的荣耀就是不管是表扬你还是批评你,都不被人提起。”而与雅典相比,斯巴达妇女拥有更大的权利和自由,她们甚至可以拥有自己的土地。

历史上最著名的斯巴达女性是歌果(Gorgo)皇后,她以劝说父亲拒绝外国使者的贿赂而闻名,而在希腊的其他任何城邦,都不会允许女性出席国家元首之间的会面。

斯巴达的迅速衰落

从某些方面来讲,赢得伯罗奔尼撒战争是斯巴达最糟糕的事情,双方打得筋疲力尽,斯巴达的海军统帅莱桑德成为希腊世界最有权势的人,而他迫使被征服的国家对他效忠,而不是对斯巴达。

斯巴达也没有形成任何成熟的机制来管理这个庞大帝国,斯巴达人只想要征服,所以希腊城邦对斯巴达的统治越来越失望,结果斯巴达在称霸希腊不久便被新兴的底比斯所打败,美塞尼亚地区也被占领,失去了这个重要农业基地,斯巴达也迅速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