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维京武士坟墓的主人是个女战士

古代维京武士坟墓的主人是个女战士

一名维京武士在公元10世纪被埋葬在瑞典。这座坟墓是在19世纪70年代发掘的。DNA结果于2017年公布。听起来像一个典型的考古发现过程,然而,这个发现绝不是典型的,因为这名维京勇士是一位女性。

1878年,赫加尔马·斯托尔佩在一个地下墓室中发现了这位战士,他被以坐姿埋葬,身边有两匹马的骨骸、一把剑、斧头、刀子、长矛、盾牌和穿甲箭。此外,在坐着的尸体的膝上还发现了一套代表军事战略的棋子。被这样的战争武器包围,没有典型的女性物品,如珠宝或编织物,在以后的125年里这个战士一直被认为是一个男人。

尽管20世纪70年代就有一项骨学分析表明,骨骼的结构纤细表明这可能是女性的骨骼,但直到2017年才提出确凿的证据。瑞典的乌普萨拉大学的考古学家夏洛特·赫登斯蒂耶纳·琼森(Charlotte Hedenstierna-Jonson)和她的同事们在《美国体质人类学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基因组分析:从被埋葬的战士的牙齿和手臂骨骼中提取的DNA只显示了XX染色体,没有Y染色体,证实这名维京战士是一名女性,年龄可能超过30岁。

这些发现遭到了一些人的质疑,包括怀疑测试的骨头可能搞错了。2017年发表的最初研究的研究人员在杂志《古代》2019年2月号上回应称,确认测试的骨骼来自被称为Bj.581的埋葬地点,测试的材料与斯托尔佩在1878年探索Bj.581时的原始笔记和图纸一致。

此外,在埋葬地点发现的物品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们是被埋葬的维京人的财产,但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高级战士的坟墓。“最有可能的是,她与比尔卡的军队有联系。”赫登斯蒂娜-琼森说。”

比尔卡定居点位于瑞典中东部的比约科岛上,是该国第一个城市中心,在8世纪到10世纪期间是一个重要的贸易地点。该遗址包含超过3000个已知的坟墓,迄今为止只有大约1100个被挖掘和研究,只有75个发现了“攻击性武器”。

虽然以前也发现过维京女人的陪葬品里有武器,但没有什么能与在Bj.581发现的物品相比。从物品的数量和种类来看,这是一名职业战士,或许是一名骑射手。在墓里没有发现任何农业工具的事实加强了墓主人的军事背景。

此外,在墓葬中还发现了一顶带流苏的帽子,这是社会地位的象征。而且她可能不是当地居民这一事实也告诉了我们她的身份。根据琼森的说法,“三颗不同牙齿之间锶含量的变化表明,墓主人的生活有相对较高的流动性,与当时的社会精英流动的生活方式相一致。”

遗址的位置本身也反映了某种地位,无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军事上。Bj.581是在比尔卡发现的最西端的墓地,坐落在那里的要塞附近,并用一块圆石做了标记,使得从定居点和周围的湖上都可以看到它。

琼森和她的同事正在进行新的研究项目。 “最新的研究于去年发表,”琼森说,“研究涵盖了维京时代和中世纪早期城镇锡格图纳出土的骨骼。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所谓的船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