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和夏娃不止圣经里才有

亚当和夏娃不止圣经里才有

下面的故事听起来熟悉吗?一开始,一种神圣的力量通过从混沌虚空中分离元素创造了宇宙:光明和黑暗,天堂和地球。最早的人类是用泥土造出来的,住在一个没有痛苦、罪恶和辛劳的天堂里。但是一个聪明的生物欺骗了人类,他们从完美的状态跌落到了我们今天所知道的有缺陷的世界。

如果你认为这是圣经里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你是对的。但这对其他宗教来说也是一个共同的故事。几乎每一个古代文化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并且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包括关键元素的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人类由黏土制成的,骗子颠覆了神的创造计划,和一个女人的罪恶和痛苦。

来自中国、埃及、冰岛、希腊、美索不达米亚和美洲的古人们似乎都在纠结同一个大问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世界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用神话来解释一切。

德雷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的英语教授伊娃·图里(Eva Thury)说:“人类知道自己在某种程度上与神距离遥远,但他们也知道自己是神的一部分,神也是他们的一部分。”

“所有这些故事都在表达这种关系,并以当时社会的发展方式来表达。”

两个圣经创世故事

在我们看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如何在其他神话传统中得到呼应之前,值得注意的是,亚当和夏娃实际上是圣经中两个截然不同的创世故事之一。图里解释说,希伯来圣经(基督徒称为旧约)中的创世纪是由几个世纪之中的不同作者编辑而成的。

第一个创世故事以那句不朽的话开始:“起初,上帝创造了天地。”在《创世纪》第一章的叙述中,上帝劳作六天创造了太阳和月亮,陆地和海洋,以及植物和动物。在最后一天,他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他创造了男性和女性。”

《创世纪》的第二章包含了亚当和夏娃的故事,看起来像是第一章创世记的延续,但实际上很不一样。在第二个创世的故事中,上帝在创造其他动物之前先造出了第一个男人,当上帝在动物王国里找不到合适的“帮手”时,他就用男人的一根肋骨造出了第一个女人。

“《创世纪》中有两个创世故事,它们完全不符合,”图里说。“在其中一个世界里,人是同时被创造出来的,而在第二个世界里,男人被首先创造,女人被其次创造。这可能反映了他们所处的文化的观点。”

有趣的是,许多学者认为《创世纪》第二章中的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实际上是在公元前950年左右的巴勒斯坦写成的。第一章的“开始”版本是在400年后犹太人被巴比伦人流放的时候写成的。

人是黏土造的

直到第二章的结尾,亚当的名字才出现,而他的名字实际上是一个巧妙的文字游戏。亚当是由“地上的尘土”,通常解释为泥土或黏土创造出来的,希伯来语中“地面”的意思是“adamah”。所以亚当的名字基本上是脏的。

这是世界各地创世纪神话中常见的主题。在中国,女娲女神漫步在万物的宏伟之中,但她感到孤独,于是她在河边停下来,开始用粘土制作生物。在制作了一些动物之后,女娲感到无聊了,她看到了河里美丽的倒影,决定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动物,并将它们命名为人类。

在奥维德写于古罗马的《变形记》中,众神首先将光明与黑暗分离,然后将大地与天空分离,然后创造了所有的动物,然后决定创造“一种具有更高智力、更高贵、更有能力的动物,来统治其他动物。”奥维德借用了更古老的神话资料,他认为普罗米修斯“将新造的土地和新鲜的雨水混合在一起,创造了人类;当他塑造人类时,他的模子唤起了万物的主人——众神。”

在埃及的一个创世神话中,阿蒙神命令锤头神赫蒙创造人类,“就像陶工在陶工轮上铸造粘土一样”。根据苏美尔人的创造神话,这是一些最古老的记录,原始的母亲女神纳玛创造了人类,为神做家务,并通过将泥土放在她的子宫中来生产他们。

毒蛇登场了,这是一个经典的“骗子”形象

圣经故事中的亚当和夏娃,上帝把他们放在伊甸园,并告诉他们可以自由地吃每棵树的果实,除了分辨善恶的知识树,“当你吃它,你肯定会死,“上帝警告说。

接着,蛇走了过来,它比其他动物更狡猾,问夏娃上帝说了什么关于分辨善恶的树。当她重复禁止吃它的果实时,蛇嘲笑道:“你们不会死的……因为神知道,你们吃了果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

于是,寻求智慧的夏娃咬了一口禁果,给了她的丈夫亚当一口。正如蛇所承诺的,他们不会死,他们的眼睛确实看到了善、恶和羞耻的存在。但作为违反上帝戒律的惩罚,他们被驱逐出花园,进入我们痛苦和辛劳的堕落世界。

后来的基督教神学家把撒旦塑造成蛇的角色,但对《创世纪》的古代作者来说,蛇代表了一个更古老的神话形象:骗子。在神话中,骗子是一个狡猾的人物,他既居住在天国,也居住在尘世,拒绝遵守任何人的规则。洛基(Loki)是挪威神话中臭名昭著的骗子,而阿纳西(Anansi)是许多非洲神话中的骗子。

“正如我们所知,一个骗子参与了世界的创造,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主题,”图瑞说,并引用了太平洋西北地区美国原住民创造神话中的乌鸦的例子。

乌鸦既是一个变形的骗子,又是一个创造神,他把沙粒扔进海里创造土地,把偷来的水吐出来造河。但他赐予人类的礼物是通过欺骗得来的。他给世界带来光明,例如,他假装自己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停地哭泣,直到古老的“创世神”释放了星星、太阳和月亮。

在古典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是最厉害的骗子。普罗米修斯从众神那里偷了火,并将火用粘土制成,送给人类,使文明得以发展。普罗米修斯因他的背叛而受到惩罚,被宙斯判处终身监禁,每天都要让一只老鹰吃掉他的肝脏。

把普罗米修斯比作伊甸园中的蛇。为了给人类带来光明和知识,他们都打破了全能神的规则。两人都为此受到了惩罚。普罗米修斯的肝脏被永远地吃掉,而蛇被诅咒用自己的肚子在地上打滚,被人类憎恨。

要怪就怪女人

普罗米修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偷火而受到惩罚的人。宙斯气得发疯,对人类下了终极诅咒:女人。根据古希腊诗人赫西奥德(Hesiod)的说法,宙斯创造了第一个女人潘朵拉(Pandora),并在她身上灌输了“谎言、有说服力的言辞和狡诈的手段”。他将潘多拉释放给人类,并配备了一个装着黑暗武器的盒子。

赫西奥德在《神祗论》中写道:“在这之前,人类生活在世上,没有悲伤和痛苦的劳作,没有带来死神的疾病。”可现在那妇人把盒子打开了,把痛苦和祸患散给他们。盒子坚硬的墙壁里只剩下一件东西,那就是希望,它没有飞出盒子。盖子把她盖住了,但是其他的全部飞走了,成千上万的烦恼在地球上流浪。”

赫西奥德写于公元前八世纪,这是希腊文化的一部分,“不太重视女人,”图瑞说,“所以女人被视为一种惩罚。”女人给世界带来了邪恶。”

《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是在一个世纪前写的,当时的文化并不那么沙文主义,但夏娃却因为吃了禁果而受到指责,并被逐出了天堂。当上帝问夏娃:“你做了什么?”她回答说:“蛇引诱了我,我吃了。”

夏娃被惩罚在分娩的痛苦中,也被她的丈夫统治,这似乎为一个严格的父权社会提供了神圣的理由。

不同神话中的《失乐园》

在许多神话传统中,第一批人类是不朽的,生活在一个没有罪恶、痛苦、工作或死亡的世界,但这个天堂的咒语很快就会被打破。

在奥维德的《变形记》(Metamorphosis)中,第一个时代被描述为“黄金时代:那时不需要法律和强迫;保持信心;正义的道路是随心所欲的。”

但在萨图恩(Saturn)被放逐到塔塔鲁斯(Tartarus)之后,无情的朱庇特(Jupiter)(罗马版的宙斯)接管了世界,创造了依次黑暗的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最后黑铁时代。世界突然被各种肮脏的亵渎所取代,信仰、谦逊和真理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陷阱和欺诈。

我们在非洲创世神话中也有类似的记述,它被称为死亡的起源。在死亡和疾病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很好,很幸福。”突然,一个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死了。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他们让一条虫子去问神该如何回应。天上的神告诉虫子去指示人们把尸体放在树枝上,然后“扔糊状物在上面”,直到复活。在那之后,就没有死亡了。

但又有一个骗子介入了。一只名叫Agadzagadza的蜥蜴听到了天神的话,跑到虫子的前面,向人类撒了个谎,说他们应该把尸体包裹起来埋在地下。当虫子终于回来了,告诉人类把尸体挖出来,他们“被懒惰所压倒”,拒绝了。从那以后死亡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