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呼噜没什么大不了? “睡眠呼吸中止症”恐导致严重嗜睡!

打呼噜可以很搞笑,也可以很折磨,对于和打鼾者同床的人来说更是一大酷刑。打呼噜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成因多为呼吸道狭窄或鼻道部分堵塞,阻碍了嘴巴后方的气流,导致软颚、扁桃腺和悬壅垂(悬挂在喉咙后方的小肉垂)三处口咽部软组织震荡。呼吸时,紊乱的气流会引起上述呼吸道组织震动,造成轻柔的呼噜声,或是音量大到像卡车经过一样的鼾声。

不过,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oea)的规模等级就不一样了(我指的是影响,不是音量)。随着身体逐渐入睡,无数支撑呼吸道、使其保持硬挺的微小肌肉组织也会略为松弛。若个体的呼吸道够窄,或于入睡期间出现一定程度的松垂,就可能造成部分或完全阻塞。

这种呼吸道塌陷的现象会导致氧浓度下降,心跳速率加快,从睡眠的角度来看则是干扰睡眠。由于睡眠深度变得支离破碎,协调呼吸道的肌肉会短暂归位,让个体得以再次呼吸,如此反覆循环,过程可持续一整夜。这些阻塞现象可能每小时会出现十次、二十次,部分罕见案例甚至高达一百次。若睡眠被干扰到这种程度,起床后会有疲倦感很正常,完全可以理解。

打呼噜没什么大不了? “睡眠呼吸中止症”恐导致严重嗜睡!
睡眠呼吸中止是由于呼吸道周围肌群放松、塌陷,会导致血氧浓度下降,睡眠品质也跟着降低

睡眠呼吸中止症可能会导致极端严重的嗜睡问题。我们的睡眠中心里有许多病患都是在开车睡着、出了车祸后才发现自己有睡眠呼吸中止症。我还记得很清楚,有位患者曾多次于站立时突然昏倒,所以来癫痫门诊进行相关检测,看看是否罹病。有一次,他站在办公桌旁边,觉得有点想睡;等到恢复意识后,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鲜血沿着脸和脖子滴滴答答地流下来,原来他的脸用力撞上桌角,把鼻子都撞断了。该名患者的癫痫检查结果并无异状,但我们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睡眠呼吸中止症。经过治疗后,他再也没出现晕倒的现象。

现今可说是“睡眠呼吸中止症大流行”的时代。最近瑞士有一项社区研究指出,高达二分之一的男性与四分之一的女性有严重的睡眠呼吸问题。罹病机率会随着腰围和脖围增长,体重愈重、身材愈胖,就会愈常出现睡眠呼吸中止的症状。二○一四年有百分之六十二的英国成人被认为有过重或肥胖的问题,较数十年前的百分之五十三为高。近年来,世界上大部分已开发国家都出现了国民体重增加的现象。在美国,特别自1980年代早期以来,肥胖人口比例就逐年增长,呈现上升的趋势。

人类很早就了解到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与肥胖之间的关联。英国文豪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非常喜欢观察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医疗环境,他在《匹克威克外传》(The Pickwick Papers)中描写了一个名叫乔的小胖子:“‘睡!’老绅士说。‘他老是在睡。叫他跑腿结果睡得东倒西歪,叫他上菜还给我打呼咧。’”正因为狄更斯笔下这个人物,肥胖换气不足症候群(obesity-hypoventilation syndrome,睡眠呼吸中止症的一种变体)后来也被称做“匹克威克症候群”(Pickwickian syndrome)。

肥胖相关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或类似情况记载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之前,如西元前四世纪独占鳌头的赫拉克里亚潘提卡(Heraclea Pontica)暴君迪奥尼西斯(Dionysius)就是一例。据说他体型庞大又爱打瞌睡,身旁的仆从每次都要用长针刺他才能把他叫醒。另一位相关的历史人物则是卒于西元前250年的昔兰尼国王马加斯(Magas of Cyrene),根据修辞学家阿特纳奥斯(Athenaeus)的说法,马加斯“于生命中最后那段日子里被骇人的庞然躯体重重压住;事实上,他是被自己压到窒息而死。”

作者:是柚子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