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会梦游?

贾姬的梦游症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她在英国出生,于加拿大长大,在那里,她第一次明显出现梦游的现象。 “我会走到楼下的客厅,打开门,然后站在门口。我父母就在那里。”她解释自己半夜梦游的行为。 “嗯,我母亲吓坏了,但我父亲只是牵着我的手上楼,送我回床上睡觉。就这样。几乎是从我会走路后就一直有这种状况。”

加入女童军后,贾姬奇怪的梦游症开始带来负面的影响。不用说,其他女孩都不太想跟她睡同一个帐篷。而在加拿大的荒野中,她的睡眠行为格外令人尴尬。 “我会发出类似低吼、咆哮的声音,”贾姬说。 “而且不是小声的那种。我猜她们大概觉得有熊追过来吧。我很常这样大声咆哮,她们都被我吓到,不想睡在我旁边。”不仅如此,她在监督活动的大人眼中同样是个麻烦人物。 “我会在半夜起床,一直走到河边,或是走进森林里。他们没办法应付这种情况,所以只能送我回家。”贾姬笑着跟我分享这些过往,但我想这种事对当时还是个孩子的她一定造成很严重的冲击,或许会让她变得有点孤立,出现社会隔离的倾向。

对身为父母的人来说,贾姬有些夜间行为听起来想必很耳熟。梦游及相关问题在儿童身上非常常见。其中对父母而言(不是孩子喔),最折磨、最痛苦的就是夜惊(sleep terrors)。孩子会在半夜撕心裂肺地大哭大叫,接着倒头就睡,醒来后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这些病症全都发生在不会做梦的深度睡眠阶段, 因而被称为非快速动眼期异睡症(non-REM parasomnias)。试图唤醒处于深度睡眠状态的孩子极有可能会引发梦呓,甚至是梦游的现象。

人为什么会梦游?
夜惊的孩子会在半夜撕心裂肺地大哭大叫,接着倒头就睡,醒来后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

梦游的行为通常在进入成年期后就会消失,只有大约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的人仍会出现症状。贾姬就是其中之一。她的梦游现象一直持续到成年初期搬回英国后,而且才刚回来不久,她的情况就出现惊人的转折。当时贾姬借住在一位年长女性家里,有天早上,她下楼吃早餐,房东太太却用一个奇怪的问题向她打招呼,让她一头雾水。

“她问我,‘你昨晚跑去哪里啦?’”贾姬告诉我。她对房东太太说,她没有去哪里啊。 “嗯?可是你骑机车出去耶。”房东太太又说。贾姬记得她当下第一个反应是困惑,而且非常震惊。不难想像她无法理解自己刚才听到的一切。从她的角度来看,那天晚上她就像平常一样上床睡觉,隔天早上就像平常一样醒来。她立刻问房东太太她有没有戴安全帽。 “喔,有啊,你拖着沉重的脚步下楼,拿了安全帽就出门了。”房东太太随后又补充一句,说她大概出去了二十分钟。就这样,没有其他线索,因为她还分毫不差地把机车停回原来的地方。

之后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几次,于是贾姬便将机车钥匙交由房东太太保管,后来就把车卖掉了。她还是很想念她的 BSA 250。 “那台很赞耶!大老远就能听到引擎声了!”我跟她说,真想不到她居然没被引擎声吵醒。 “很意外对吧?”她回答。  

那么,医学科学会如何解释贾姬的情况和这些深度睡眠中的梦游、吼叫,甚至是骑机车等复杂行为呢?多年来,我们已经知道某些特定的动物(如海豚、海豹和鸟类)能一次只让半边大脑入睡,也就是所谓的“单脑半球睡眠”(uni-hemispheric sleep),这样它们就能边睡边游或边睡边飞。水生哺乳动物显然要能够游泳和浮上水面呼吸,但它们也跟我们一样必须睡觉休息,这个逐步演化而来的奇妙技巧不仅能防止它们在执行这些必要功能时溺水身亡,从演化的角度来看,它也强调了深度睡眠的重要性:若深度睡眠用途不大,单半球睡眠为什么会成为必要机制?

然而在人类的世界中,单半球睡眠并不存在。从前我们总认为睡眠是一种大脑“非开即关”的状态,不是醒着,就是睡觉,没有中间地带。近几年我们才知道,原来事情并不是这样。深度睡眠与完全清醒分属光谱上的两个极端,听起来或许很难相信,但我们确实有可能同时处于这两种状态。

作者:柚子皮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eozlab.com/yixuejiankang/2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