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史前“地狱猪”曾经在地球上游荡

可怕的史前“地狱猪”曾经在地球上游荡

这地方看起来很像一个储藏肉的仓库。1999年,脊椎动物古生物学会收到了一份报告,称在怀俄明州道格拉斯附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骨床。堆在一起的是至少六只不同的单峰驼的化石骨架。与我们今天所知的骆驼相比,它们体型相对较小,和家养的羊差不多大。这个地点的骨骼大约是3340万年前渐新世早期沉积下来的。

许多单峰驼的化石都保留了它们的头、脖子、肋骨和前腿。但它们的后腿和臀部——换句话说,也就是多肉的后躯——都不见了。更重要的是,骨头上有明显的牙印。证据表明,这堆骆驼的遗骸可能是史前时期的肉类仓库,一些食肉动物在那里拖拽并储存它们的猎物。

研究该地区的化石记录告诉我们,当时有一种活着的杀手野兽,它的牙齿与这些粗糙的咬痕完美匹配。它的名字叫古巨猪(Archaeotherium)。据估计,这种生物重达600磅(270公斤),肩高4.5英尺(1.4米)。它用偶蹄行走,腿又长又细,下颚骨上有骨节,它那长长的鼻子上布满了尖利的牙齿。

古巨猪属于一群在欧亚大陆、北美和非洲游荡了数百万年的杂食动物:这些就是可怕的古猪类(entelodonts)。

古猪类有时(非正式地)被称为“地狱猪”或“终结者猪”。尽管这些生物看起来像猪,但它们实际上并不是猪。

人们对它们在哺乳动物家谱上的归属意见不一。大家都认为古猪类是偶蹄动物,这一目包括鲸和所有有偶数脚趾的有蹄哺乳动物(骆驼、山羊、河马等)。科学家们过去认为猪和野猪是古猪类现存的最近的亲戚。但这已不再是共识:2009年的一篇论文得出的结论是,古猪类实际上更类似于河马、鲸鱼和早已灭绝的食肉动物安氏中兽(Andrewsarchus)。

超过50种古猪类物种已经被发现。据我们所知,最古老的是云南始巨猪(yunanense Eoentelodon),一种现代猪大小的动物,大约3800万年前生长于中国。

早期的品种往往有短吻,但在几百万年之后,自然选择延长了它们的上下颚。虽然古猪类一开始很小,但很快就有很大的。我们之前见过的古巨猪,是第一批真正大型的古猪类之一,但绝不是最大的。

早在1800万年前,北美大平原是高大的凶齿豨的家园。这只动物身高不到7英尺(2.1米),科学家们认为它可能重达930磅(431公斤)甚至更多。

仅凶齿豨的头就有3英尺(0.91米)长。为了支撑它沉重的头骨,这种生物的颈部有强大的肌肉连接到肩部的高拱椎骨上。所以,像野牛或白犀牛一样,它的背上可能有一个可见的驼峰。

典型的古猪类嘴有长长的犬齿和钝的颊齿。没有任何一种现存的哺乳动物有这样的珍珠般洁白的排列。从鼻子的解剖结构和颌骨肌肉被固定的骨头表面来看,很明显,古猪类可以把嘴张得很大。

1990年一项关于这种生物的进食机制的研究得出结论,古猪类能够通过垂直运动用力咬合颌骨来切碎食物。另外,通过左右移动下颚,它们也可以用嘴后部较钝的牙齿把食物磨下去。

像真正的猪一样,古猪类几乎肯定是杂食动物。它们牙齿上的磨损痕迹表明它们花了很长时间啃噬骨头。古生物学家推测,古猪类是高效的食腐动物,它们可能也会捕食活的猎物。植物根部、兽蛋、水果和植物可能在他们的饮食中也占据重要地位。

古猪类的牙齿并不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才有用。在一些古猪类头骨上发现了锯齿状的齿印。刺伤和愈合的划痕——有时有0.78英寸(2厘米)深——这告诉我们,这些动物偶尔会凶狠地咬对方的脸。一些动物的眼睛周围有长牙受伤。

能够恐吓你的对手是许多有地盘的哺乳动物的一项重要技能。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古猪类长着从头部两侧突出的长长的颧骨。(另一种假设是,这些也是肌肉的锚点。)此外,许多物种的颚下都有骨节或“结节”。这些可能在一对一的战斗中发挥了作用。

最后的古猪类大约在1600万年前灭绝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们会灭绝,但是新的哺乳动物掠食者(比如已经灭绝的“熊狗”)的兴盛可能与此有关。